• 2008-10-17

    电线杆的归宿 - [梦境奇缘]

    Tag:

    有一段时间没做梦,前一段时间开始梦开始多了起来,不过都是些很普通的梦,即使稍微做些奇特的梦,又记不住。

    今早一个梦记得一点点,来龙去脉全忘了。只记得梦里发觉一些废弃的电线杆都长成了高高的乔木,当然那个树还没完全长好,只是开始发现有一些枝条往外长了,而且主要是发现电线杆的材质已经不是硬硬的混凝土,确实就是有生命力的树木,以后电线杆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是可以预见的。

    如果现实生活中发生这种事情那该是多么环保呀! 

  • 2008-01-19

    中国电影史? - [梦境奇缘]

    Tag:

    注意了,这一篇的分类是梦境奇缘,中国电影史不是什么论文,而是个昨晚的梦。要写史我也不会去写什么中国电影史,本人很少看电影的。

    整个梦的背景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人来找我,问我要不要研究进修中国电影史,起因就是因为我在图书馆里借了本中国电影史方面的书,好象这书借的人很少。那人也不知什么来头,得知有人借这种书就找来了。

    这时在梦里就浮现了一些黑白的画面,我权衡要不要答应这个人的要求,不过对于那些黑白画面实在是兴趣不大,所谓的电影史,与平时读的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比较起来真是九牛一毛,所以我拒绝了那个人的邀请。不过那人不甘心,还在说服我,后面梦记不清,我有没有被说服也不得知。

  • 2008-01-13

    昨晚的梦 - [梦境奇缘]

    Tag:

    先是在一个地方碰上一个人,跟他谈起来发现共同喜欢越剧,这个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说是与一个路人能谈起来,且能有共同爱好的。大家谈着发现有共同喜欢的流派,都比较喜欢尹、陆二派。这一场景到此为止,现在发现做到比较能谈的梦都做不长,一会就跳掉了。

    下面好象是到了一个地方,在二座山之间,好象要回到我原来的地方(应该是越过其中一座山回去),山是挺高的,如果从山峰走,很险,天阴沉沉的,上到那耸入云间的山峰不知会碰上什么天气,这不是一个好的路线选择。当然谁不会走那最难的路,翻过一座山总归是找海拔低点的山口通过去。往通向山口的岔路一看,发现去那边的路上堆满了垃圾,又难走嘛又脏。

    此路不通,那就决定先往南走,绕过这座山,在南边有一条很平整的公路通向目的地,不过走了段路后发现,在往那边的路上在大兴土木,路边推土机推起一堆堆泥土、石块,这里路也不好走,有些路已完成被推土机推出来的土方给占了。

    只剩一条路好走,就是往北走,绕过山,有一条路通向目的地,那路没前面的公路平整,坑坑洼洼的,当然也比较荒凉。

    接下来发现自己在赤脚走路,在想,赤脚走这路还不错,这路石子不多,泥土比较的柔软,八成对于赤脚走路还是比较的享受?

  • 2007-12-03

    一周以来的梦 - [梦境奇缘]

    Tag:

    说来也真怪,在成都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梦,一回来就开始匪夷所思了。

    过去的一周大部分时间在宝钢度过,没来得及在第一时间整理那段时间里做的梦,今天了结一下。下面的梦具体做梦的日子也记不太清了。

    先是戏曲片,某天晚上见到了越剧表演艺术家陆锦花、袁雪芬。本人虽不是什么粉呀也不是什么丝,但能面对面的见到这些人还是挺激动的,更何况能够与她们交流交流对于越剧的看法,其实也没交流出什么东西来,梦里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最后只可惜这个面见也只是个梦而已。

    再是某天晚上来了个恐怖片。刚开始好象是一个小游戏(balance,就是在直入云霄的高空,用摇摇欲坠的小球通过一个个的机关的平衡球游戏)的拟人版,我就在那些很危险的地方穿行,一失足就玩蛋。后面不知怎的就换到别的地方去了,我手里拿着一盏油灯爬楼梯,上了一层就在那一层放盏灯,然后继续往上爬,也不知那些放下的灯是哪来的,我手里不可能拿那么多灯呀,我也没有变戏法。

    到了某一层,还要继续往上爬时遇到了问题,发现放梯子的那一带楼板不是很结实,贸然爬上梯子很可能会摔得粉身碎骨的。就在我观察地形准备给梯子找个理想的落脚点时,旁边有个声音(或者是旁边有个意识)在说,每层都放一盏灯,好浪费呀。我也想好浪费呀,当时怎么会每层都放一盏灯呢,接着梦里的我开始考虑“灯是哪来”的问题--怎么会有这么多灯呢,我带不了这么多,但每到一层都会放下一盏,那些灯也不是本来就在那里的,我并没有做过点灯这样的动作。就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醒过来了。

    最后再来个灾难片,地点在我们村的村口。话说那时是洪水泛滥,在我们村口筑了一道堤坝拦截洪水(这如果是在现实中太扯蛋了,我们村的小溪是钱塘江的支流的支流的支流了,也不知支到第几级,如果要在我们那拦洪水,世界末日估计也快到了),那天我要通过这个堤坝从村小学到礼堂那边去,走到边上的时候发现不太对头,发现底部有几个小孔往外冒水。这时我就开始快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堤坝已经开始崩裂了,大片的土块(堤坝是土垒的?)往水里掉,走道也越来越窄,这时我就开始跑了,掉到洪水里可不好玩,最后几步简直就是飞过去了。

    到了对岸回头一瞧,已经决堤了,水势疯狂的往下游涌去,激荡的洪水还不停地拍打着两岸,岸基的石头、泥土不停的剥落,看来我站的地方也不安全,我就开始往礼堂旁边的小山坡撤去,果然不久之后我站的那片地方都已经塌到水里了,转瞬之间,所有的泥石就被洪水卷走了。山上有人大喊,“水来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见一个大浪从山脊后面伸出来,浪头过了山脊后在空中散开落下,有如下了一场小雨,把小山坡上的人都淋湿了。这是刚才泄下去的洪水在下游山体间回荡时的回水浪,回水的势头都这么猛,可想而知洪水所过之处将是如何的生灵涂炭。真的是世界末日呀。

  • 2007-11-21

    石雨 - [梦境奇缘]

    Tag:

    在成都那边很少做梦,即使偶尔做一下也是平常得紧的梦,大概就是最近那几天相关的事或想法,在梦里变个样子展现出来而已。所以在那期间那发过关于梦的文章。

    不过回到上海立马就不一样了,在上个周末就做了个奇怪的梦。(我回来已经快一周,由于先前二天首先是休息了一下,昨天呢又跑到宝钢去了一下,一直没机会写我做的那个梦,今天补上)

    梦的前半部分虽然有点杂,还是比较正常的。什么旅游呀,糟糕的交通呀,怪异的熔洞呀,闹鬼的旅馆呀,降妖服魔呀,大学的同学与老师呀。鉴于在成都的旅游经历,以及以前也做过一些捉鬼的梦,做个大杂烩的梦没什么奇怪的。这前一部分的梦时间比较长,还有点故事性,不过忘得比较多,当天醒来时就只记得上面一些元素了,所以那个故事就不讲了。

    接下来想不起来是如何开始后面一部分的。应该是接上面旅游的梦境,走到一个树林,发现有一些树倒了,折了。往前走就碰上了石雨,刚开始石头并不多,也不大,应该说只是一些小石子,从旁边斜飞过来的,好象是对面坡上有人袭击我(们)的样子,我就躲到一棵树后观察情况。过一会情况就变糟了,石子越来越多,象下雨一样,也开始越来越大,有些砸到树干上发出“砰”、“砰”的声音。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为,不过奇怪的是那密密麻麻的石雨对于我是毫发无损,我躲的那棵树并不粗,而很多树在这一阵石雨中是难逃厄运。

     

  • 2007-07-25

    梦见坟 - [梦境奇缘]

    Tag:

    恢复正常上下班生活快二个月了,但还一直没有更新过这里。虽然天比较的热,但还没有到说热到让我懒得到这来更新。

     其实呢,最近二个月来,我在我的另一个blog上疯狂的更新了一把。那边基本接近尾声了,过些日子要把注意力转回这边来。好久没在这儿胡言乱语了,今天再跟大家说个梦,前几天做的。

     天热梦比较少,不过开始一来就比较怪异。前面一大段省略,后来我出了屋子,开始往村子旁边的山上走,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不过走了一段,发现往上过半山腰后树林有点暗,看看天空不象是要下雨的样子,我就一直往上走。

    转过一个角就接近那暗树林的边缘了,刚转过山角往上一瞧,发现路两边有几座坟,那种光秃秃的坟顶,水泥的坟盖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特别的突兀,坟堆再往上几十米就是那暗树林了。这么好的天,那树林还这么暗,我想八成是阴气太重了,想到这就没有再往上走。

    从另一条路下山,这路上杂草比较多,有些甚至把路都没了。用手拨着长草择路下山,在一个拐角处往旁边一瞧,又发现一座坟,这是土坟,坟头上长满了草,这坟比较隐蔽,如果不是走这种好久没人走的路还真发现不了它。再走了一会,路终于比较顺了,顺坡而下走起来很省力,这时起了点微风,我又开始飞起来了。耳边是哗哗的树林,眼底是起伏的稻田,在空中顺势而下,好爽呀。当然这种飞法没有那么随心所欲,最后的着陆点跟我走出来的地方有些距离,这村子又不是很熟悉,我只能凭我的方位感回到原来的地方。

    最后没有回到原来的地方,居然找啊找啊找,找到外婆家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那房子也不象外婆家的。后面又省略。

  • 2007-06-01

    无责任解梦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大家还记得我一个多月前做的一个关于数字的梦吗?

    关于那一串数字的解释,当时提出二种方案,一个是把所有数字组合起来,是个电话号码,当然时至今日也还没有无聊到去打过这个号码;第二个就是把这几个数字当成一个IP地址,发现这个IP地址是美国的。

    大约半个月前想到了它的第三个解释,把组合起来的那串数学分成二个部分,分别就是56433143

    5643解释成是大盘的顶部,至于什么时候会见顶,大家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吧;至于3143顺理成章的就成了下一轮下跌行情的底部了(不过这个底不太深呀)。

    啊呀,如果此梦的解释成立,那大伙儿还可以一如既往地往前冲。不过此种解释是不负责任的,如果有谁相信上述解释而造成损失不要来找我呀,当然如果相信上述解释而有斩获,不反对来找我。呵呵。

  • 2007-04-10

    移形换位与飞翔 - [梦境奇缘]

    Tag:

    昨晚的梦不止那一串的数字。

    首先是要怱忙忙的要赶到某个地方,好象时间不太够,目的地就在眼前的样子,但无法一步就到。这时准备运用我的飞翔本领,我在梦里一向来是本领比较高的。不过昨晚好象飞翔不太灵,刚开始飞不起来,怎么办呢?这时就想到用“移形换位”了。

    所谓“移形换位”,首先一点要具有超越于目前境况的能力,就是说你要跳出当时所在的界限。在梦里我一般会有意识到自己在梦中这样的体验。知道自己是在一个梦中,然后就是如何让自己从当前这个场景过渡到你想去的场景里面去。在梦里如何“移形换位”法呢,最开始要先“提”出一个很纯的“自我”,让自己进入一种纯精神的状态,抛弃当前场景中所有的“自我”之外的东西,然后把另一个场景中的东西组合进来达到了在瞬间切换场景的目的。

    比如:早上睡过了头,上班要迟到了,那就使自己进入到一个纯精神的状态,房间里的床呀、桌子呀都从身边消失,然后办公桌、电脑呀这些东西不知从什么地方自己迸出来了,然后就组成了一个工作环境,这时你已经在一瞬间从家里到公司了。当然上述是在做梦,现实中是不可能的,即使光速也有个速呀,否则这个世界全乱套了。

    昨晚的“移形换位”好象并不是很顺利,“提取自我”总是提取得不够彻底,组合另一个场景的东西总是少点元素,后来浑浑噩噩的也不知做到那里去了。

    再接下去自己既然又飞起来了,不过昨晚的飞法与以前做梦时的飞不太一样,以前的飞是没有道理的飞,飞起来不费吹灰之力的,到处乱飞。昨晚是浮起来的飞,一个人浮在空中,好象有什么力量托着你似的,然后你在空中手脚并用的移动,有如水中游泳一样,只不过那是在空中。

    昨晚的飞法是很累的,飞得很慢,其实比在地上走路快不了多少,唯一的优势是可以走直线,飞到后来,手脚都酸了。居然还被地上骑自行车的同学给超过去了,人家还回上头来向我笑笑。不过他也高兴不了多久,前面一段是七拐八弯的山路,我大占便宜,而且居然空中的气场也是有流动的,到那个地方后我开始顺“风”顺“水”,根本不用我手脚并用的,我有如空中的鸟一样展翅滑翔,那个爽呀,心旷神怡得很。

    一般来说在梦里比较得意的时候,这个梦就快结束了。就那样滑翔着然后就醒来了。

  • 2007-04-10

    56433143 - [梦境奇缘]

    Tag:

    最近心神不定,精神恍惚,看书无味,写字无聊。过去晚上九、十点以后是思想的迸发期,总是在这段时间里奋笔疾书;现在房间里总是晃来晃去,无所事事,自言自语。搞得一过十点以后就睡觉了,不过觉倒睡得不错,最近反而能一觉到天亮了,以前总是要在三、四点的时候醒过来一次。

    觉是睡得不错,不过梦还是继续做,这不昨晚做的梦来了。

    56 43 3 143 这是昨晚梦里梦到的数字,今早想半天想不出是什么意思,彩票好象没有这么大的数字的。把它组合起来好象是个电话号码,不知是哪里的,也不好乱打去骚扰。再想到一个可能是IP地址,今天上网查了查,很邪门,这个地址是老美北卡罗莱纳邮政局的,怎么跑到那里去了,是前世后呀,还是后世会到哪里去。

    大家说这串数字会是什么呢?

  • 2007-03-05

    大象的瘟疫 - [梦境奇缘]

    Tag:

    最初我是猎象的,手里拿着威力不甚强的枪,居然面对大象一枪一个,很是吃惊。近前一看,发现其实大象不是我打死的,是病死的,我的子弹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然后顺着路走到另一片树林,发现这里死象更多,大片大片的大象尸体堆在一起,有些准备要焚化了。大象发生了瘟疫,很可怕的瘟疫,树林的树叶都已经凋谢了,但现在是春天。

    碰上这种不幸的事情,我总有一种要去调查的习惯。不过这次没调查出什么东西来,只是走着走着,树林开始恢复生机了,而且碰上了伐木工人,碰上了一些其他人。接下的事有点记不清了,然后就醒了过来--做梦时接近醒来时分的事总记不清。

    上面就是昨晚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