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周接下几天都要加班,本来想到周末再写的,回来路上越想越火呀,遂骂完舒心。这个王君安上海专场是我看过的戏里性价比最差的了。

    其实福州专场之后本来对这场就不抱什么想法,但想想看她的戏也难得,而且上海专场还比福州专场新增了不少内容,而且也许上海专场会有所改进吧。所以呢今天就跑去看了。

    先说说福州专场以来就有的问题,也许有的人不觉得是个问题,但对我这种看过百来场现场的传统戏迷来说是个问题。戏服、头饰、大框架、龙套与她们的凳子,这个以前大家都从网上看到过,堪称天雷级的创作。我不反对个人专场抒抒情什么的,但这个要有个度,戏曲演员专场首先是演出为王,开场来一段、收场来一段就足以。抒情过程中不知所云的龙套、破破烂烂的衣服、以及那个碍眼的大木框就不说了。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全场梳的那个头,静静的坐在那里也就算了,一走动,头一动,那个辫子晃来晃去的算啥吧你说,要把越剧的旦不包头、生不戴帽发扬到底吗!传承尹派是这样传承的吗?

    以上是之前就有心理准备的,福州专场之后抱着我眼见为实,你知错就改的心态一直没说,今天吐一下。

    上海专场新增内容之一《拾画叫画》,我内心希望是演昆版的《拾叫》,演得不好没关系,带越剧味没关系。因为据说越剧小生开蒙也是拿这个开蒙的,你拿出来演演展示一下实力也是很好的,当然这个想法对于一个离开过舞台十年而近几年也没有什么高质量演出的演员有点痴心妄想。好吧,就算是越剧的吧,也好好编一个演一个,进园的身段嘛很难看,观园嘛象逛街,画也不知怎么就捡到了(对不起,这里走神很严重,我都没注意到怎么就捡到画了,也说明她演得没抓住我的心呀)。叫画那就更没得谈了,后面的我都没怎么看(中间还忘词,态度态度啊),这样的柳梦梅最后杜丽娘会跟他走绝对是瞎了眼。戏差人差也就算了,居然还提到了岳美缇老师,今天最火的就是这件事情。我想问问岳美缇老师是这样教她的吗,是这样教她的吗,最后让那些没看过昆版《拾叫》的人认为岳美缇也不过尔尔,真是天大的罪过呀。

    上海专场新增内容之二《送信》,专场吸引我去看这折是很大因素,最后令我非常失望。方亚芬穿着妖怪服出来的时候我震惊了,前面荷亭,以及后面红楼梦的几折,除了王穿着是怪里怪气的,但至少台上其他演员除了龙套外还是规规矩矩的呀。到这怎么就这样了呢,穿着怪就算了,送信二个人居然是站着唱的,一边一个,中间背景是当年万人瞩目的尹桂芳、袁雪芬的《送信》一段的黑白视频。其实你要站着唱也没关系,但至少不要穿这种衣服呀,穿个素装好不好?好不好!

    上海专场没有新增内容之三《湖滨惜别》,这本来也是吸引我去的原因之一,不过正式演出取消了,我估计是专场的形式把陶琪给雷倒了。所以《送信》之后就全是《红楼梦》的折子,读西厢、洞房、哭灵。我不知道近二年演“王三出”时,她演《红楼梦》下半场是从哪里开始演的。但读西厢这一折看来贾宝玉这个人物极其不统一,反正这折很失败。后面二折嘛,估计也是演熟的了,没啥差错,而且唱腔的确也是好听,特别是尹派的哭灵我还是很喜欢听的,前面雷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有好听的好歹赚回一点。

    但也就赚回一点点而已,哭灵就是一缩版。哭完,紫鹃说句话然后就结束的了,就这样还把人雷了一把。紫鹃啊,就一句话都把人给吓着了。芳华啊,真变成福建芳华了。

    哭灵结束,才九点钟出头一点点,后面推着尹太先生的雕像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没有耐心看她在那抒情了。创下了看戏回家最早纪录,谢谢又帮我创了一个纪录。

    很早以前,希望她能够把尹派二大“算命”的剧目给拿下来,也对得起自己尹派嫡传弟子的称号。后来发现不太现实了,那就希望她好好演戏,在萧上吊、赵咆哮、茅感冒之后不要把尹派的招牌给砸了,今晚之后这个念头也被灭了。尹派啊尹派,我还是去听听看看老录像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