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28

    抉择(一)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从哪时开始写起。

    基本在高中以前人生的道路是比较的平坦的,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可谓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时根本就没有什么选择的苦恼,好象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从十年前到现在,中间有很多次的选择是影响很深远的,高考、离校、工作、转行、跳槽,其中我作的抉择有时候是很令人惊异的,有些话题还是比较沉重的。前面的四个话题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很多,有很多的前因后果,即使现在回头看有些地方也无法看明。所以最后决定只写最后一个话题,也是刚开始我准备写这个系列的缘由处。

    如果从十年前开始写起,这系列文章本是该归于胡思乱想里的,但现在只写最后一个话题嘛,基本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了,只是记叙自己去年一段时间以来的动向,就归于生活杂记中了,只是这个记是严重的滞后了。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什么时候开始没有用繁体了。以前虽然在这儿的文章大多是简体的(因为那是在WORD里转过的),但评论用的都是繁体(无论是给大家的不是给自己的),由此也常常引起很多的疑问,以为我是HK人或TW人。不过从去年的某个时候起我就再没有与大家用繁体交流过了,因为我离开了原来的公司――一家TW公司。

    去年的跳槽现在回头看是很有一番味道的,如果没什么味道,只是记记事我也不会兴师动众的写系列来玩。当时离职的时候自己算了一下近一个月来的行踪,惊异的发现在一个月内居然面试了8家公司,这是在还在职的情况下做的事情。就是说我在以前的公司最后一个月没上几天班――怪不得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给我那么少。

    刚要离职那会就在MSN上跟一个以前的同事说起要把一个月来的形形色色记下来。不过,那时在写《放弃》系列,后来还有《执着》系列,中间还想写过另一篇大作(只是后来暂时放弃了),中间还隔了一个春节,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虽然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但很多事情还是历历在目的,而且当时有写的企图的时候就把框架打好了,所以现在写也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今天就先写个引子,这个不算在一个月的那8家里。

    2004108日  S公司

    天气晴,去年的天气真的是好,出去的时候没有一次碰上坏天气。目标是S公司。这是“十一”前从博客园上投的简历,发帖子的是他们公司技术部的人,简历也寄到他们的技术部去了。在930日那天他们的行政部给我来电话叫我“十一”过后去面试。

    记下有关事宜,琢磨了下她给的地址(他们技术部与行政部不是在一个地方的),好象离我住的地方挺近的。“十一”期间某天比较空闲的时候还专门去踩过点,发现不是一般的近,简直是近极了,步行半小时内绰绰有余。所以108日那天很是笃定的过去,这也成了我去年那么多面试中时间掐得最准的一次。

    节后的工作日注定是混乱的,我那天就成了那种混乱的牺牲品。约定2点,我150到了那里。那位前台先生(是位先生)说根本没有什么有人要来面试的通知,然后是他们内部电话来往了几次,结果向我要简历,这当然是没有的喽,都什么年代了,还带着简历来面试。我说明了情况后,然后就是填表,填好后就让我在那等。那天我应该是不速不客了。

    好,等就等吧,反正是请了一天假了。坐着是比较的无聊,所以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了。我坐的地方就在门口旁,所以能看到他们公司进进出出的人。期间除了一些送快递的啦,清洁的啦之外,就是看过几次那种送货的小车拉进拉出――送的货当然就是他们公司的产品喽,看来业务还是比较的繁忙。

    也不知坐了多久,那位接待先生出来给我倒了杯水――现在才想起来给我倒水呀。门口那个地方人进进出出一般是比较匆忙的,无法细看,那就看看他吧。观察了一下,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长得不帅,声音也并不是很美,而且根本就是没有气质。这也就算了,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跟这衣服不太相称,走起路来没有给我以一种耸的感觉――他出来倒水我就观察他了(人无聊的时候居然连男人也观察)。水桶旁边就是他们公司的宣传资料,居然没有顺手给我带几张过来。因为去以前上过他们的网站看过,所以在那坐了很久自己也没有过去拿。由此我很是怀疑这位先生的素质,加之联想到S公司是有政府客户或也许是有政府背景的,把那天所遇一印证自己就得出了很多的结论。

    记得好象是坐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了一位可以说话的人,是位中年人,明显就是心宽体胖,不是技术部的人,我知道今天肯定是白来了。果不其然,简单的聊了一下基本情况,多大啦,哪毕业啦,工作几年啦,以前在哪啦,跟他讲技术的东西也是白搭。然后走人。就这样浪费了我一个下午。

    过了两三周后,来了个电话问我是不是到他们公司去面试过了(八成是把我的简历找到了,看看名字,好象有点面熟的),然后下面也没下文。反正也没准备到那样的地方去了。

     

    这一次的行程基本没有什么的收获,只是见识了一种混乱而已。我去年的求职历程就以这种混乱的局面拉开了序幕。

  • 2005-02-21

    拔了颗牙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不知怎的,前两天痛死了。自从回来后就没有安宁过,吃饭也吃不好。昨天去看了一下。

        医生说上边新长出来的,而下边的没长全,所以。。。怪不得以前那个地方早就觉得有点东西搁在那里了,只不过那时长得不够长,还不能压迫下面的牙床,所以不觉得,得过且过了。原来一直在长牙呀,自己都不觉得呢!

         知道了一个新名词:净根牙。今天到GOOGLE搜了搜,原来大家都碰到过这个烦人的问题。

        昨天一拔完事了,可恨的是到今天口腔里都有点痛痛的感觉,空空的。今早起来还隐约有点麻醉剂的味道,害得赶快吃早饭把那味道盖过去。

        一颗牙200元,嚯嚯。

  •   新作《软件的沉沦》,就是在这之前一直在说的所谓的“巨作”不得不推迟了。

      现在事情千头万绪。无瑕写那样的文章了,而且写起来驾驭不住后就没那么得心应手了。

      前两天刚看完《旧唐书》,按原来的计划是应该接下来看《新唐书》的,但现在要改变主意了,把《二十五史》先停一停。下面准备通读《西方哲学史》,把《软件的沉沦》早日的写出来。

      所以现在考虑《执着》系列(只是考虑,写这个花的时间比较的少,但也是要花点时间的)重新继续。

  •   在“巨作”没有完成之前,不想接着写《执着》系列。所以现在也没什么可以贴的了,快一周没什么东西了,总归要意思一下。

      没东西写的时候就写无题

      现在上班坐855总是碰一班在“六百”上班的女人,今天又听到她们在谈论前一阵某柜台被偷掉几件皮茄克的事了。

      今天又恰巧看到这么一篇文章:http://www10.brinkster.com/rocksun/blogview.asp?logID=48 。作者也太小看在大商场里的营业员了。易初莲花呀、家乐福呀之类的不清楚。如果是“六百”的话,从她们的谈话中可以听出这些至少是第3档的了。甚至有些是第2档的(从下数)。比如那个卖皮茄克的柜台的,据“推测”,即使是有如她们所说被偷了几件皮茄克的,她们一个月的工资也要比我高呀。(想老子我,如果在工作中出了这么大的事件不被炒鱿鱼才怪)。

      唉。不想了。有谁知道在MS扫地的一个月拿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