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往年的习惯都是放在年尾写观戏记的,一般上半年的戏那时就忘了很多,只会记得一些精彩的片断,虽也算是一种对演出精彩程度的检验,但写的记总是不太像话。

    今年不同往年,因世博的缘故在上半年就有很多精彩的演出,以前在上半年出手谨慎的状况有所改观(估计今年是要超预算,不过前二年每次都没把预算用足,今年超一超也情有可原)。今天数了数上半年已看了十一场了,这样有必要把上半年的先结一次。

    2/28 3/1 昆剧《长生殿》三、四本 蔡正仁
    蔡正仁,昆虫们都是谓之为“蔡明皇”的,毫不夸张的说看上昆《长生殿》就为看蔡正仁的唐明皇。
    三本是从窥浴开始的,一直到闻铃。整晚上大段大段的唱,而且有剧烈的情感变化冲突,看戏的都心力交瘁,演戏的不容易可想而知。蔡正仁的嗓子真不是盖的,听老人家唱一折就把戏票的钱给赚回来了。闻铃是三本的最后,一晚上唱下来到那无论如何还是累的;四本迎哭则是开头,蔡伯伯是状态正佳,听得是相当的过瘾。四本还有弹词,可惜演出时间考虑曲子是砍了又砍,七零八落地只唱了一半,相当的不爽。

    3/4 昆剧《血手记》 吴双、余彬
    虽算新编之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新编,不过口碑还是不坏的。以前一直没看,这次顺便看看。第一、二场感觉平平,不过之后看起来像个戏的感觉,有一段段的唱的,成套的曲子,在新编里这个是很不容易的,虽然词是比较水的,但考虑到时代背景与原作背景就情有可原了;表演也像场戏,不是简单的话剧加唱,《闺疯》一折除了舞台布景之外基本看不太出这是新编戏了。
    最后不得不说西人写的戏剧本子总是要告诉你一些“大道理”,大到神明出场直明了;不象咱古人写戏告诉你道理也是用不起眼的方式来告诉的,而且一般是小道理,潜移默化式的。现在一些喝过洋墨水的人写的戏动不动什么人文关怀,在这搜个东西动不动就连接被重置的地方人文关怀个头啊!

    3/7 昆剧《牡丹亭》下本
    这是上昆串折版,前年临川四梦演出时看过,这次只为看吴双的花判、岳美缇的叫画而去。花判现场效果还是极佳,这是全场唯一能把观众镇住的一折,我身边坐着的一些应该是不怎么看昆剧演出的观众直接安静了。
    岳美缇讲学去了,叫画黎安顶上,效果就要差了,现场就有人离开的。当晚的惊喜反而是翁佳慧的拾画,女小生越来越有乃师的风范。

    以上四场是为上海大剧院京昆群英会系列演出之列,系列演出昆剧看了一半,京剧一场未看。

    3/13 京剧《荒山泪》 张火丁
    张火丁来沪总是火爆的,我去年最贵的票就在她身上,今年估计也是。
    唱得是那么好听,水袖是那么好看,人是那么的美,火丁的现场一直是极HIGH的。全晚最高潮还是谢幕,返场加唱三段后,灯迷们才不依依不舍而去。返场三次这是俺看戏以来从未经历过的。

    5/9 京剧《红鬃烈马》 史依弘、李军、熊明霞、金喜全等
    平贵别窑、武家坡、银空山、大登殿四折。现场碰上二年未见的越友,加之上座率不佳,遂一起窜到了前十排,创下了我在天蟾看戏离舞台最近的纪录。人少,估计大半是看史依弘来的,人称“票房毒药”的李军没有搅局,现场很平淡。武家坡的王宝钏是不是太漂亮了。

    5/29 张洵澎传承专场
    很雷,看传承专场看得这么雷是始料未及的。那晚的《题曲》彻底把我震惊了,昆剧的五旦居然可以这样的。嘉宾还说经此一演把冷戏演热,疯掉。

    6/12 “麒”光“艺”彩--南北京剧名家世博专场
    世博会没其他好处,就是能看到好的演出这点好。端午调休的关系,当天尽管是周六还是上班的,而且居然还有事情一直耗到近七点,不吃晚饭直接冲过去了。因为以前看戏一直很认真的,漏掉一场半折的都觉得少点什么似的,拿到票后出去到便利店胡乱充饥了事,没吃饱的结果是当晚看到后来就饿了,走神。经验不足啊经验不足,应该放弃第一折笃定吃饱后再进剧场的。
    《杜十娘》:金、熊夫妻档。荀派只对《红娘》、《花田错》之类的有点兴趣,杜十娘总觉得怪怪的,看不来。
    《草船借箭》:陈少云、朱强。麒派就是要现场看,光听比余派杨派差多了,不现场看的话很难看到料。别人是唱戏,麒派是演戏。
    《昭君出塞》:史依弘。漂亮啊,美啊。这戏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美,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迷人。这以后可以成为史依弘的必追剧目。
    《华容道》:陈少云、杨赤。陈少云“一赶二”,这麒派的老爷戏我还是看不太来,亮相就那个套路,亮定后还动伐动伐的,不习惯,不过人家说演得很好。

  • 二年前的上昆端午专场是我第一次现场看昆剧,到今天整两年了,发文纪念一下这个日子。

    在此之前,我对昆剧(曲)的了解仅限于《游园惊梦》、《墙头马上》等老录像,及《思凡》、《琴挑》等少数折子,平时也就听听滥得不要再滥的皂罗袍,也就春晚啊那种地方偶尔瞄上过二眼。看就看了,听就听了,当成一般的戏,一般的其他不熟悉的剧种过去了,也没产生什么想法。

    首先是在那一年想通了一个问题,想想一年化个千把百块钱,在当今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简直是如九牛一毛,这点钱什么事都干不了,用来看戏提高生活质量岂不更好。进剧场看戏的念头从此产生。

    最开始看的当然不会是昆剧,把我领进观看昆剧大门的是伊宜以忆。在豆瓣老早就注册了ID,但之前一直就去“读书”那里添加添加内容而已,什么友邻啊、小组啊都没怎么加,也不知是怎么认识伊的。只依稀记得是当年一期天蟾京昆文化讲坛的同城活动(也不记得是如何会让我看到那活动的)里第一次看这个名字,然后豆瓣上各处转悠就知道她是大佬级别的人物,然后询问过一下越剧票务的问题。最开始加入元音大雅小组也是很随便的一次鼠标点击而已,根本没意识到其在豆瓣昆曲类小组里的举足轻重地位,更不会想到其会成为我之后在豆瓣最重要的一个小组。

    当年恰逢上昆30周年庆专场演出,经伊提醒本来做好的去看一场的准备,鬼使神差的碰上哀悼日。一下就打消俺不坚定的念头,剩下的二场(三场?)演出我就没想去看。后来到了端午,上昆把被哀悼掉的演出拿出来演了,然后就重新萌发了我看的念头。这念头一成就看了二年。

    现场看戏的感觉,之前遗存在我脑海里的只有喧闹的锣鼓,老生、老旦、小丑、小旦的一些表演,看的一个个的故事,以及由此滋生的一些抹之不去的轶事(以后写这方面的东西)。尽管知道现场与非现场的差别是巨大的,但当不再把看戏当成故事看之后,当有意识的试图去理解戏曲表演背后的东西的时候,当真正带着心进入剧场看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天地是如此地广阔的。

    在剧场,笛声一起,鼓板笃笃二声后,笛声直透人心的那种意境在家里无论如何都是模拟不出来的(在家里听曲子的感觉跟听其他戏差别没有那么大)。在悠扬的笛声下,看舞台上演员非舞胜舞的表演,当这种表演不在被摄像机的镜头所限制之后,在整个舞台大背景之下美的展现较之摄像机里是胜之百倍。特别是对手戏、武戏,这种全景展现的美是非亲眼见之而无以领略的。

    看昆之后,愈看之愈觉其精深,然后就愈看。之后开始了解到很多很多的剧目(很多剧目是从192折在线看了解的),知道了很多很多的演员,之前除了老一辈的之外,青年演员基本不认识,即使是老一辈的,如张铭荣、王芝泉、方洋这些的都是不知道的,其他的最多就知道下名字啦。这下算是把另一只脚也跨进了第一道门。

    最后,昆比其他看得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对其前途是比较悲观的,我觉得到二三十年后看不到正规的昆剧演出的机率比其他剧种要大得多,眼看着老艺术家一年年的老去,现在抱着有看就看的念头把有限的预算往昆剧倾斜,所以年度观戏记里就一堆堆的昆剧了。

    今天端午节是纪念那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诗人。吾辈痴人,听雅部之正音,观伶人之杂艺,实为闲事,不足道;机缘巧合同为一日,顺便以观戏求索之事追念之。

  • 2010-02-11

    回家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明天回家,接下来又要一如既往的离开这个网络世界几天了。当然也并不是完全与世隔绝啦,最新动态请上推。我一向比较偷偷摸摸,在今年换模板期间把自己的推号放出来了,没有仔细看的人当然不知道,有兴趣请Follow,id在首页左边栏“别院”部分。

    离家比较近的缘故,每年回家都比较的轻松。即使是这样回去也已经是农历十二月廿九了,这个日子在农村是觉得非常非常之晚了。过完年,年初五年初六的样子就回来,减去春节期走亲访友的时间,在家呆的日子算来其实只有五六天光景。由于平常也不怎么回去,母亲常说回家一次象客人一样。

    这个国家是很奇怪的,因为听到的与看到的常常不一样,甚至是判若二事,常会以为得了精神病。全年的二个长假是春节与国庆,二个居然是一样长。搞“遗产”嘛搞得不亦热乎,一个春节都不让人舒服舒服地过。明天下午我就到家了,这时还有很多人还在路上艰难跋涉;同时不出意外明天那位被自己国家拒之门外三个月的中国人也回国了。希望没有意外,所有人都平安回家。

    最后不得不说,等回来之后,我可能要离开这里这个“家”。这里转帖的、无聊的文章,锁就锁了,审就审了,我不在乎。但我写的那几个系列,那些读史笔记我很在乎,那些成文的一篇都不可以少,我也不会去改其中任何一个字(但可以有少量的,不影响阅读的星号出现),这个是原则,这也是当年bus状况不佳时我留下来的原因之一。现在bus这点做不到,我只能选择离开。

    从bus活过来起已经有一个月了,我一直在观望,春节回来之后要准备“搬家”事宜,近几年来bus做得很不错,我一直没有萌生过离开的念头,很少关注其他BSP的情况,现在跟当年比应该有很大的变化了(当年几大门户网站都没开始做博客呢),非万不得已还是不想翻墙动用blogspot帐号。定个最后期限吧,3月25日无锁无审。

     

  • 去年写了鼠年观戏记,按惯例今年也要记一记。

    2/1 第755期《星期戏曲广播会》 两岸曲家迎春演唱专场
    全年第一个免费场,伊宜以忆组豆瓣观摩团,赠票。去年是年后春,放个假回来居然还没过立春,不过既然前面已经总结掉了就算在这里了。
    星期戏曲广播会是以前在学校时常常听的节目,以前没电视(电视也是用来看球赛的)也没网络的时候,电台里几乎所有的戏曲类节目我是照单全收的,不过亲临现场还是第一遭。
    这专场主要还是曲友、曲家演唱为主,上昆名家贺唱,大轴曲社众人彩唱《浣纱记.采莲》。见到了很多“传说”中的人物,佩服于各位曲友的演唱水准,惊诧于八、九十岁的老人家在台上的气场。

    3/19 上昆五子登科 黎安专场
    上昆又扎堆演出,五场只看了二场。开场是巾生独脚戏《拾画叫画》,本身开场第一个折子就容易走神,位子不好开戏不久常常有人从前面穿过,这戏又是巾生基本功的,只有演出太差和很好才能留下印象;大轴《琵琶记.辞朝》,袁国良背了长长一大段赋,黎安跪地上唱了长长一段,都很不容易。中间还有一段上朝的礼节,锣鼓很好听。

    3/20 上昆五子登科 吴双专场
    昆净其实不懂的,只是上一年看了《花判》所以赶过去了。第一折《山亭》(?《山门》)没有酒醉打拳的匆匆结束,其实是很意味未尽的;中间一折新编,司马师逼君的,汗,名字忘了,不过虽是新编还是令人看到听到感到很多戏曲的东西在里面,绝对比很多得了什么XX奖而不知所云的强多了;最后大轴是《水淹七军》,不算是昆的本戏,里面有吹腔、高拔子,其实我是不太喜欢看关羽的戏的,不过看下来发现还是很好看(后来看了李玉声的就被红生戏折服了)。

    5/9 京剧《锁麟囊》 张火丁
    张火丁真不是一般的火,在豆瓣蹲点消息还算灵通,在第二时间网上订票抢到了280一张。目前为止看戏最贵的一次。
    四大名旦里我最喜欢的程派,当前最好的程派演员,没看过她的程派代表作的现场也愧对戏迷二字了。其实另一场《春闺梦》还是有180的票的,我嫌戏太短了,而且代表性来讲还是《锁》强多了的,所以咬牙买了这一场。
    那现场真不是一般的火爆,比王君安的现场强过不少,最后返场加唱《江姐》一段才散场。不过这还只是全年第二火的场子。

    6/12 京津沪京剧名家折子戏专场 大轴:《游六殿》 蓝文云
    全年最火爆的场子就是这场了,这一场几乎100%的人就是冲着大轴去的。专场本身其实也是为了这一大轴才出炉的。
    老旦戏本身就来劲,而且又是长年甚少见的演员登台演出,而且还是功力不逊的(而且我坦白有些掌其实不是鼓给演员的),返场加唱《钓金龟》一段,《打龙袍》半段还是有点不舍呀,看过蓝文云的老旦戏再看现在其实演员的老旦戏那真的是索然无味了。

    8/15 京剧《捉放曹》(公堂 行路 宿店) 王珮瑜
    垫场《挡马》没有昆剧的好看。王珮瑜的唱还是不错的,行路、宿店那几段经典的唱很耐听,陈宫这个人物也比较适合,脱了官帽的尤其好。位置关系,整晚都看到刘骏强在那调琴。

    8/27 全国昆曲演员培训班汇报演出
    全年第二个免费场,兰韵会员免费观摩。
    看到罗晨雪(与黎安演《西楼记.楼会》),看到了各位主教老师上台献了一下艺。特别是现场听了一段张继青的《寻梦》,现场看到了华文漪真容,不虚此行。

    9/13 第771期《星期戏曲广播会》 上昆国庆专场 压轴:《绣襦记.教歌》 张铭荣、吴双
    全年第三个免费场,第二场星戏会,上昆国庆系列演出的赠票,没时间去领,伊宜以忆赠票。
    大轴(张军、沈昳丽的《贩马记.写状》)没有压轴好,张铭荣老人家不简单,居然还表演钻圈,现场效果极High。第一次知道原来《教歌》的扬州阿二不是丑角,是净角。

    9/30 上昆国庆演出季 经典折子戏专场(二) 大轴:《太白醉写》 蔡正仁、刘异龙
    兰心出的票子折子戏专场都没有戏码印着的,时间久了很难回忆起来当时看的是什么折子,各个演出的折子会串,这点没有天蟾的好。
    看着大肚子的李白出来真的是很令人感慨的,老艺术家啊,现在年轻演员上去即使扮相好一百倍都没用。李白这个人物,而且还是醉的,比唐明皇是难演多了。

    10/1 昆剧《玉簪记》 岳美缇、张静娴
    什么都不用说,戏本身是经典,人也是经典。几十年前华岳版的没看到,看过这个基本可以说不用看《玉簪记》了(当然为了支持年轻演员,有时还是会看的)。

    10/3 昆剧《十五贯》 计镇华、刘异龙等
    宛平剧院剧场效果不佳,愧对老计的高音了。《访鼠测字》刘异龙与袁国良搭,看着袁国良隐隐约约就觉得是计镇华与刘异龙在对戏,甚慰。

    11/12 京昆同贺《上海戏剧》创刊50周年
    这场的戏码很牛,压轴是奚中路的《古城会》,大轴是蔡正仁、张静娴的《长生殿.小宴》。不过上昆二位身体状况不佳,不在最佳状态,不过看昆大班的老艺术家演出是没什么奢求的,就是看看;当晚倒是奚中路嗓子状态不错,幕后第一句就有好,难得。

    11/17 婺剧《二度梅》 范红霞
    全年第四个免费场,网友书剑飘零赠票
    这是在上海第一次看婺剧,在上海看婺剧的机会是相当的少,似乎一年也就一次,一般就参演上海国际艺术节来一下,去年是《赤壁周郎》没去看。
    很幸运今年这场不是新编,戏一硬,演员有水准,而且又是熟悉之极的锣鼓,看下来那是非常的回味的

    12/6 京剧《王宝钏》 张艳玲 张克 唐禾香
    是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四折。尚派的不懂,也听得少,一些小腔明显就与别的不同,听起来还不错;这场有一个原因就是去看张克的,张克每年都会来上海几次,不过以前一直没看,可惜武家坡时张克明显在偷懒,到了大登殿被胡璇的老夫人一逼,终于是洒了一回。返场加唱《洪羊洞》一段总算没白来一趟(张艳玲唱了段《苏三起解》,返场加唱的传统很好,我觉得最好每场演出都有这一项,不要因为观众要求才返场唱一段了事,这也算是婺剧过九关里“后找”的简化版吧)。

    12/9 京剧《孙安动本》 倪茂才
    全年第五个免费场,书剑飘零赠票
    戏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新编的,伴奏与剧本结构明显带有那个时代的痕迹。刚开始看得是昏昏欲睡,一点京剧味都没有。不过后面唱做繁重了以后味道就出来了,特别是高派的唱腔配合整个剧情那真的是丝丝入扣的。高派的“高”果然是名不虚传呀,简直就象听老旦戏一样,虽然没有老旦戏的苍劲,但瞬间的迸发力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返场加唱《逍遥津》一段

    12/23 上昆五子登科(一)
    今天拿戏票对了对,发现全名跟上半年是一模一样的都叫“五子登科 2009上昆青年艺术家传承演出”,这算不算胡来,取个第一季、第二季的名字也好呀。所不同的是上半年那次是一人一专场,这次是每场第一折垫场武戏,后面三折青年演员混搭,三场折子戏,最后加了二天的《雷峰塔》,也是五天,但水份颇大。还有就是张军走了,谷好好不算五子之列,余彬、袁国良上位。
    第一晚最好的是袁国良的《弹词》,在上昆袁国良是要接计镇华的衣钵的,现在其在这条路上是稳步迈进。

    12/24 上昆五子登科(二)
    黎安身体状况不佳,大轴《迎像哭像》临时改演与沈昳丽的《贩马记.写状》。这样今年就第三次看《写状》了(第一次是昆曲演员培训班那次,张军众人演的,蔡正仁、华文漪最后上场示范一段),而且每次都是大轴,不过这次临时改演反而效果不错。
    当然当晚最佳的还是吴双的《风云会.访普》,没有砍掉曲子的“复古”版本,吴双状态极佳,全场听得很爽。

    1/2 京剧《春闺梦》(赵欢)、《青石山》(奚中路、萧润年、冯蕴)
    赵欢之前只看过其与王珮瑜的《武家坡》,程派还行,《春闺梦》看下来不错,水袖有些地方不太干净。
    新年演《青石山》据说是杨小楼遗风,这戏放新年演真的很合适。前半部萧润年的王半仙把全场逗得很乐,后半部武打很热闹。奚中路气场很强啊,据说这戏还没到当年杨小楼的境界的,但当今最好的大武生看看很知足了。

    1/13 昆剧《狮吼记》 岳美缇、张静娴
    临时加班,没看到,极憾。连前二天做梦都看这戏。

    1/14 京剧《秦香莲》 陈少云(前王延龄后包拯) 李国静 何澍
    麒派包公非常之少见,周信芳艺术之全面可见一斑,不管这个包公与纯净角的演员比演的怎么样,挖掘老戏让人知道麒麟童演出过这样角色就是很大的功绩。
    现场李国静还弹了一段琵琶,很惊喜。

    1/22 张铭荣传承专场 大轴:《势僧》
    第一次完整的看了五毒戏,尽管只是一些片断,真赞呀。张铭荣只手开创当今昆剧武丑的局面,可赞可叹。
    很吃惊老人家居然再亲自来一次《教歌》,舞棒钻圈,剧场再一次掌声如雷。
    其间谈到张铭荣的导演生涯,嘉宾说希望多些象张铭荣一样的戏曲型导演,以后不需再麻烦那些话剧导演,全场再次掌声如雷。

    全年总计,比去年多了二分之一场次,即使除了五场免费场也还是比去年多。不得不提伊宜以忆是大好人,找到组织很重要,永远支持上昆。
    遗憾地总结全年没看过越剧,按我入门的顺序婺、越、京、昆,越剧是很熟悉的,而且上海还是越剧根据地,不应该呀不应该呀。

  • 机缘巧合昨晚去看了场婺剧《二度梅》,这是俺十几年来第一次现场看的婺剧,也是生平第一次在剧场里看婺剧。看完后不得不说此剧比之《赤壁周郎》、《情殇》强一百倍都有余(《梦断婺江》没看过,怕被雷不准备去找来看了,估计也是一百倍有余的程度),几百年来几代艺人与观众沉淀下来的东西不是现在那些半吊子的编剧、作曲与导演搞出来的东西可比的。传统戏曲的魅力在昨晚的艺海露出了她冰山的一角。

    第一场祭梅在悠扬的音乐声中,湛蓝的灯光下大幕拉开,我当时很担心当晚会看到一场新编的《二度梅》。婺剧音乐一向粗犷,此种新越剧中常有的氛围与传统婺剧是格格不入的。不过还好开唱时还是听到熟悉的锣鼓响起,但是由那种很现代的音乐声中一下进入到古朴的锣鼓声中觉得非常的突兀。婺剧的开唱不象京昆(尽管《二度梅》是一出徽戏,跟京剧有点关系),也不象越剧,当然同样是婺剧不同声腔的剧目之间还有区别。有时是钹与鼓板忽促的打击开始的,有时甚至是唢呐参与的。看完戏后,翻看进剧场时拿的戏单,发现演奏人员里面居然有大提琴、低音提琴,很雷很雷。欣慰的是这种不协调的音乐全剧中很少出现,除了第一场稍多,重台相别那场加了一点。全剧大部分还是原汗原味的婺剧音乐。

    婺剧向来是很重视做的,有“文戏武做,武戏文做”之说。那种纯粹的唱功戏在农村没人看的(当然纯粹做功戏也没多少人看,小时侯对武将的起霸看得就索然无味),《二度梅》做功代表之一“移步坐辇”,“移步”没怎么看到,“坐辇”昨晚倒是看到了,真的是如坐着一样的咧。舞台上龙套太多了,奢侈啊奢侈,人家草台班上龙套是四个四个上的,这里上龙套是八个八个上的,剧团人多啊,不知如果《排八仙》的话在农村那种舞台上能不能站得下。台上人一多,一走圆场就乱哄哄的,根本无法看“移步”。

    《二度梅》做功代表作之二“攀藤上崖”,不满意的地方是灯光。戏曲舞台灯光晃动我最不喜欢了,光束本身有一种分割舞台的效果,在某些场景中的确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比如卢杞对马元的吩咐这种地方就是用得适当的。但是如果光束是动的那就不如不用,这个时候观众就无法把整个舞台与演员看成一个整体,造成只见演员不见舞台的效果,跟CCTV11的“大头贴”是一丘之貉了。我见过的灯光用得最恶劣的是以前在网上看的一段《断桥》,三束灯光随舞台上的演员而动,看了几分钟我就把它关了。

    代表作之三“跳崖浮水”非常之好,全场少有的几次非幕间鼓掌大部分在这场戏中。从吊鱼而下开始,到扑浮,侧浮,仰浮。仰浮时全场大部分人估计都震惊了。

    昨晚的戏是越到后来婺剧味越浓,渐渐的把开场时那不愉快的感觉驱之而尽。绝处逢生一场是我很喜欢的,婺剧里我很喜欢这种唱二句舞一下的形式,而且中间的伴奏节奏感很强,这一场的唱味道很浓,而且施美娟的梅良玉嗓子也很带劲。全戏的最高潮无疑是失钗相会一场了,给我带回儿时回忆的是这里老旦、小丑、小旦的表演,小时候看戏看得最多也看得最有趣的无疑不是主角的戏,而是配角的戏。虽然现在很少有机会看婺剧,但如今网络发达,听还是有得听的;主角的戏没有把我带回儿时回忆,配角的戏倒勾起了我当年趴在家里二楼窗台上看戏的情景。

    昨晚比较遗憾的是,不知是不是状态不好的缘故,主演范红霞的嗓子好象压不住乐队,我没听过她的戏,不知是否本来就这样;至少昨晚那样是达不到我对主角的嗓子要求的。

    回来翻了一下戏单,发现此戏的音乐整理是王加南、王光明。后一位是此戏的司鼓,而前一位网上搜了一下就是当今很多新编婺剧的作曲,怪不得,第一场那悠扬的音乐应该就是此位大大的“杰作”。真是悲哀,当今戏曲界都是这种人在位,象现在那种新编越剧一样的,他们音乐一起,灯光一打我都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干什么,无外乎就是主角缓缓的走出来,或者是二位主角双目对视的对转,或者演员披着大披风从台阶上冲到台前做个造型,或者是从台前冲到台阶上做个造型(舞台上摆个台阶也是我不喜欢的)。没有新意看得人心烦,不符合戏曲审美不说,一点都没有剧种特色。

    婺剧虽号称“六大声腔”,但高腔戏好象现在没什么剧团演(网上听过段子,不好听),滩簧、时调都是些小戏为主,最有名的如《僧尼会》、《牡丹对课》;纯粹的昆腔戏好象也没有,昆腔很多化到乱弹里了,很多乱弹里能听到一些昆头。但徽戏和乱弹里有很多大戏,甚至有很多剧目是绝无仅有的,加工整理这些剧目绝对比那些不懂戏的半吊子编的强了不知多少倍。几代艺人与观众的沉淀现在不入某些人的法眼并不代表不会入后人的法眼。

  • 2009-11-10

    过去的一月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加班

    上一篇写《过去的一周》写得很休闲,不过过去的一月就完全变样了。这不,近一个月没有更新这个地方了。

    自工作以来从来没有如过去的一月之疲惫者。由于工作经历与现在的同行大大的不同,以前当问及工作情况时,说很少加过班,问者无不诧异。

    其实加班以前在厂里时也加,不过那时都是可以预见的加,而且加完之后攒一堆调休,然后冬天上班时每天晚一、二个小时上班,或者春节回家时放个长假。

    现在的加班完全是非理性的,有时前一天、甚至前一个小时都不知道今天要不要加班,至于要加到什么时候也是不得而知的。令人沮丧的是加班的结果是为了第二天给某些人看看,过二天后还要把东西修修补补,可能以后根本就改得面目全非了。这种加班的进程现在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沮丧的结果还在继续中。总之一句话,世博是万恶之源。

  • 自去年开始看戏以来,未有如过去一周之疯狂者。上昆现在总喜欢集中出戏,时常借着一些时节的由头,即使借不到嘛,也可以成捆成包的取个煽人的名字吸引一些不知昆为何物的人的眼球;即使是对于昆迷来说,那多场次优惠的票价也是很吸引人的,比之京剧、越剧来是不知好上了多少,更何况上昆老艺术家的现今舞台魅力非其他剧种的同代演员可比也。昆剧之魅力实乃看之愈多感之愈深。

    上昆一周的演出(5天),我当然是一如既往的打个折扣了,当时订票的时候还在8月份,公司还未搬新址,也不知什么时候搬,我观戏计划只订了三场。后来搬到科技京城了,当时想想看戏方便了,不象以前下班后要做“敢死队”,顺便可能29日晚上也过去看了。29日那天也不知怎么就忘了,一切照自己日常的流程下班了,回家上网后才想起当天有场可看的。不过现在一周内看三场也算平了以前的记录。

    9月30日还是工作日,不过一点都没有享受到公司搬新址后的“看戏便利”,当天交通管制,2点半就下班了,工作关系临时决定要背一些东西回家,遂还是先回住处一趟。这天是折子戏,大轴《太白醉写》,蔡正仁的李白,刘异龙的高力士,李白的醉与李白的狂再加大腹便便的外表看起来就令人忍俊不禁。人气呀人气,蔡正仁一出来,后面的相机咔咔声就响个不停。

    10月1日《玉簪记》是三天来最好的戏。从现今2个多小时的演出时间来看,词曲上乘而又情节结构比较完整的非它莫属了(《牡丹亭》、《长生殿》2个小时显得太短),能现场看一回岳美缇的潘必正、张静娴的陈妙常对我来说也算大大的满足了。好的戏,好的演员,在现场是很能感染人的,这个感染不是靠什么灯光,不靠什么器乐,完全就是靠演员的身段表演与唱腔。看过这样的《玉簪记》,其他的《玉簪记》就不作它想了。

    10月3日中秋节,这天跑到宛平剧院看《十五贯》去了。戏本身没什么好说的,很好。看到袁国良隐隐约约觉得就是计镇华呢。就是剧院的空调温度也太低了,刚到的时候还不觉得,坐在那越看越冷,最后不得不把手臂拢起来。音响效果也太差了,高音区根本不行,现场的锣钹声听来都是破的,最可怜还是计镇华的高音,在那听起来高而无力。去年在那看过一回《玉蜻蜓》,当时坐得比较前面,没觉得有这么差的。看来以后要把此剧院放入黑名单。

    三天来比较诡异的一件事是同样的票价,座位是一天不如一天。第一天还在第6排,第二天跑到第10排去了,最后一天居然到了第14排。

  • 2009-08-29

    非常搬迁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搬迁

    这年头经济危机,在MSN、QQ上常听人说又搬到什么荒凉的地方去了。这二天我们也搬了,不过是反着搬,搬到市中心去了。

    公司“很有钱”也是好事嘛,虽然俺们帐上没什么长进。但起嘛交通便利了,保守估计可以比原来晚十五分钟起床,而且少了很多以前地铁换乘走的那么多的路。以后看戏便捷了,到兰心差不多半小时,到天蟾估计步行二十分钟之内搞定,这跟以前简直是天壤之别。今天把电脑、办公用品都搬过去了,下午跑过去体验了一把新环境。到底是新装修的地方,入眼还是挺舒服,坐位置上侧下头可以看到远近的高楼大厦,走到窗前往下瞧还能看到下面的车来车往,特别是阳光明睸的日子工作之余还是可以“观赏”一下的。虽然没什么好风景嘛,总比以前什么也没有强,高处还是有高处的好。

    但是坏处还是有的,当初那帮人没有设计足够的机房,现在暂时把几台服务器放在了大家办公区域的附近,结果一开机器,老旧的机器发出的噪声吵得人心烦,其实声音不大,但持续的那么难听的声音真是受不了。不过新地方的其他利弊还是要等下周开始上班以后才知道。比如电梯的繁忙程度啦,中午饭菜的质量啦,吃饭的便利性啦,开销啦。

     

  • 2009-08-26

    生活无极限 - [不说而说]

    Tag:生活

    在我似乎时间总是不够的,从来没碰到过如何打发休息日的问题,比如国庆无论它放多少天,我总是每天都会有事情做。一段时间总会在一个固定模式中渡过。

    最近一段时间刚看完一本《英雄无敌》背景的小说--《历史的尘埃》(如果对十年前的《英雄无敌》系列有感觉,推荐去看看这本小说,实为同类小说中上乘之作。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兵种,熟悉的地名,有种装上游戏重温的冲动),又把三个月前开始看的《红楼梦》拿起来了,又秉承了以前看《二十四史》的风格,一天一回(看看停停现在已经到八十几回了),看完这个算是把四大名著都看完了。

    一天时间里另一个比较固定的时间是浏览浏览googlereader里的东西,整理整理现在里面的feed也小于100个了,而且其中很多是十天半月没什么更新的,但算来算去还得化去30-60分钟。

    之后呢,或看些技术的东西,或看看戏,或看看电影,有时偶尔看几场体育比赛,时间一下就过十点半了。以前定下来的每天学习英语半小时也还没有着落了。

  • 一个月前看张火丁,在天蟾见识了看戏以来最火爆的现场,以为这个纪录会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孰不料一个月后纪录就破了。世界真多变。

    蓝文云的《游六殿》据说当年是单挑过张克诸人的《大探二》的,那种盛况无缘见识。周五晚上的大轴《游六殿》折子总算是稍稍的见识了一下正宗京剧老旦的魅力,其嗓子其韵味可令当今舞台上所有的京剧老旦汗颜,现场只要有可以爆好的地方,基本是一句爆一个好,碰上这种演员连琴师也是很来劲的,拉起琴来特卖力。演出结束谢幕,在观众要求下还加唱了二段,真是意犹未尽。这样的演员在黄金年龄居然是基本绝足舞台的,而且在传统媒体上没有任何显耀,这次要不是有二位拉着个京津沪名家专场的皮促成了这场演出,此生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蓝文云的现场呢。这世界真荒谬。

    这周帮人家做一个小系统,而且需要做一些报表。遂把几年没动的delphi 7与fastreport重新拿起来,几个月来还以自己新买的笔记本上没D版软件而自喜,结果晚节不保了。虽然好久没接触了,刚开始二天进展比较慢,不过最后还是如期完成了,不得不感叹fastreport的强悍,对于那种非常规的报表开发真是利器呀,想想如今在.net下的工作中用的水晶报表,想想如今delphi的处境,这世界真无奈。

    本周网络上最热的当然是绿坝喽,每天GoogleReader的共享里看到最多的东西非此莫属,读史的时候常会吃惊历史上的人物为啥会做出如今看来无可理喻的事,现在越来越觉得没什么可吃惊的了,这个社会的现实常常会给你提供佐证。这世界真奇妙。历史不断的证明过,任何低估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低估科技进步带来的社会变化的人们最终都被无情的扫进垃圾堆。现在只能企求列祖列宗保佑,那些人进垃圾堆的时候不要被拉去垫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