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昆端午专场首日,吾前排一小伙甚高,其正坐时刚好遮住吾的视线,吾不得不转其二侧以看台上之一角。随台上演员之走动,吾也随之变换观看角度,第一折如此观之甚累。不料第二折之后,多时他都低着头也,即有时稍抬头也是抬得不甚高,省却吾不少辗转之苦。其低头打盹乎?或如二月前吾在逸夫碰到的那位游戏乎?不甚晓。不过料之为陪伴明矣,其旁估计为其父,昆虫也,手拿相机时不时抓拍台上的亮相。


    端午晚场,临开戏。工作人员领一老一少坐在吾隔前一排戏友旁,其老甚眼熟,转一瞧即为岳美缇也。旁边清丽的小姑娘不识,吾前排一阿姨指其即为翁佳慧也,卸妆后的,吾不认识矣。除了眼尖的,及旁边那几排几座的,很少有人注意到她们的进来,不过有很多可能是像我一样即使尹桂芳复活站在面前外表看起来都无动于衷的人。中间只有一位阿姨趁小姑娘走开的空档,坐过去聊了一会,然后我瞅到她拿着那上昆三十周年的册子在岳老师前翻来翻去的,有可能是要了个签名。最后一折《盘夫》结束,蔡张二位还没出来谢幕,大家都还在鼓掌的当口,她们一老一少就离座出场了。真乃神龙见首不见尾也。
  • 真是暴殄天物呀,暴殄天物。

    周六去看《盘妻索妻》,我旁边坐着位不知什么人,估计是陪她妈来看戏的(隔位的是位中年妇女,所以我猜她二人是母女,不过婆媳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居然台上在盘妻,她在台下打手机游戏。游戏的背景音乐是关掉了,但按键的声音并没有关,时不时的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刚开始我以为是在发短信。但这声音持续了好久,我比较好奇转过头去看看--发个短信也要这么长时间呀(那天在里面我也发了个短信,不过我只是给人家通报一下消息而已,而且是在梁福、梁宝吵吵闹闹时抽了空发的),一瞅发现原来这厮是在打游戏。

    我的抗干扰能力是比较强的,她发她的声音,我看我的戏。我今次去看,一为尹太先生之芳华,二为王君安。主要是看为主,看演员对整个舞台的掌控,主要为那些平时不入剧场无法体会的东西(此种干扰亦可为一种不入剧场无法体会之物也^-^)。至于听嘛,能悦耳固妙,吵吵闹闹亦非不能容也。她旁边的人都没有“理”她,坐在她前边的老太太忍不住了,转过头来让她出去打电话(人家万没想别人不是在打电话,而是打游戏)。后来怕引起公愤,她把手机往手提袋里挪了挪,试图遮住发出的声音,不过在剧场里那声音还是很刺耳,后来估计是关掉键盘声音了。因为之后我转过头观察时还看到过她在打的,那时已经不发出声音了。

    越剧《盘妻索妻》,以洞房、赏月及隔房对唱为最佳,特别是这个隔房对唱,真真是体现了中国戏曲的精髓所在。前面洞房,我没注意到她的举动,估计那时台下隔一二句就爆一下掌声,她也被镇住了。后来的赏月,以及夫妻隔房对唱我都发现她在打游戏。这可是传统名剧呀,是尹派名剧呀,是芳华的尹派呀,是名剧中的名段呀,是王君安演的呀,此直乃暴殄天物也。

  • 2008-02-18

    很顺利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去年十二月廿八很顺利的回了老家,上周又很顺利的回来了。

    老天爷这一次大发慈悲,在路上没碰上什么大的阻碍。那天一大早从上海出来,刚开始还非常的顺利,不过车子一过嘉兴就开始慢了下来,大雾加道路结冰使高速路上的车辆排起了长龙。不过还好,并不是完全的停下来,车子还是慢慢的往前走了,车上交通台的不断的播着各条高速的状况,看样子中午以前这个速度是提不来了。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也没去看时间,车子出了萧山界才觉得有点速度,路边的积雪也没有之前碰到的深嘛,当然头顶上太阳作用路上的冰也融了不少了,车道也宽了,不象之前只能大家都走主车道(这里安全)。郑家坞下了高速,经义乌、东阳,下午近三点终于是进了永康,接下来的路段就比较熟悉了。

    路两边的景色还是有点令人吃惊,这在刚才在东阳时就已经注意到了,发现田野里没什么积雪,如果不是远处山上能见到点白色,根本就无法让人相信这里还下过雪,这跟一路上看到的反差也太大了。我本来想雪即使积得不象杭州附近那么厚嘛,也要意思意思的,结果路上根本就没有,不过这样也好,我回家就非常之方便。

    经过春节几天的好天气,回来的路是没什么的悬念。这次是一路高速回来的,在路上倒是被那司机唬了一下。在限速90的情况下,基本是保持100行进的,有些局部路段我测了一下速度甚至达到了144。不过也难怪,那天天气很不赖,视野非常好,杭金衢高速上车子也不甚多。如果不是靠路两边的指示牌,我根本不觉得有多快。托司机的福,晚上八点没到就已经到莘庄了,从内环沪太路出口下来才八点左右。回程如此的顺利,多年少有。

     

  • 10月28日(续)--回程

    旅游旅游,有一大半时间就是在旅,不是在游。27日起个大早,到了10点多才到桃坪羌寨。今天回成都12点半就从毕棚沟出发了,结果到了晚上九点才到。

    去毕棚沟之前因为知道那里海拔比较的高,有人担心什么的高原反应,不过呢在那徒步二三下,除了的确气喘吁吁外没发生什么事情,本来爬个山就要气喘吁吁的。不过随着大巴从山上盘了下来,顺着昨天的路往回开之后,不知是因为这二天比较累还是爬了高原后的“滞后”反应,脑袋有点昏昏的。

    中午12点半这么早就从毕棚沟出发是有原因的,本是为了在下午3点之前赶到汶川县分时单向行驶的地方,否则据说就要到6点才能过汶川,那样回成都就要九点多了。人虽然比较的累,时不时咪会眼,但路面状况不太好还无法完全睡过去,加之天气不赖,到了下午天放睛了,还没到休息的时候。一直关注着车子在路上的行进,我们根据昨天的路程与时间推算了一下,要在3点之前赶到汶川够呛,中间车子还在桃坪羌寨那个地方加了点给养,基本上是不太指望3 点之前到汶川了,除非出现奇迹。

    奇迹没有出现,倒是出现了意外。在还离汶川还有一段不长的路程的地方,发现前面的车子开始排队了,路二旁出现了一些买方便面的三轮。一班人下了车到外面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发现这个堵车有点奇怪。大的车子都排起队来,但小车子倒是毫无阻挡的往前开了。司机跟交警交涉了一通,结果把我们这些大客车全放行了,伴着“胜利”的欢呼,大巴继续往前开,倒霉的货车还在原地呆着。

    本以为那个“没有3则6”的魔咒在这个地方就解决了,从前排传来消息说,我们车子只是到汶川县客运站休息,魔咒依然有效。看来今天注定是要晚回成都了。4点左右车子到了汶川县客运站,发现那边有一座桥的确是不放行了,警车、大客车、大货车组成的路障挡住了往成都方面去的车子。我们昨天来汶川时并不是从那桥上走的,这一边的常塌方的险要路段没有放行,要不是过不去,要不就是在养护。管它呢,司机怎么走就怎么走。

    计划上说是大概要6点左右才会走,大伙下了车,出了客运站。准备参观参观这个汶川县。因为回成都会很晚,所以先准备填一下肚子,问了个当地人哪里有比较好的吃饭的地方,他好象也说不太清,我们也听不太明白,我们一伙人就开始在汶川街道上逛了。走了十来分钟时间,还没有找到吃饭的地方,从后面来了辆自行车,大巴的副驾驶赶上来了(那小伙是当地人),说车子马上要出发,要我们马上回去。三步并二步的往回赶,回到大巴上发现基本上的人都到齐了,看来我们是走得比较远的。人凑齐,车子往我们昨天的塌方路段那边开去,开了一段路发现前面又开始排队了,看到有些大巴往回退。司机下车到前面了解一下情况,原来情报有误,那地方并不能通过,得,我们也往回退吧。

    既然从车站出来了就不要回去了吧,我们的车子开始在往大桥去的路上排队,注定今天是要在汶川呆一段时间了。这下路边的小摊小贩生意好呀,不过我一向没什么购物的习惯,只是下了车看看大桥这边与大桥那边的状况而已。到了5点多,前面开始有鸣喇叭的了,接着就是听到一阵阵的喇叭响,路上各车子喇叭齐鸣,大桥要放行了,这下人群也是欢声雷动,在路上休息的,在路边买东西的都匆匆的往车上赶。前面的车子开始动了起来,一辆辆的从桥上通过,来到对面新修的公路上,往岷江下游开去。

    壮观呀,兴奋呀,一路都是同向的车子,眼前是一辆辆,回头看又是一辆辆,都往下游开的。路是新修的,有些地方还没有完全好,有些路段稍影响了一下速度害得大家以为又要开始堵了。开了不太远,能比较全面的看到对岸塌方的地方,看来那地方是很难治了,塌方的痕迹好象一道大大的伤口从山顶一直延伸到江边。又开了一段,经过了一个有警车守护的桥口,这里又有一座横跨岷江的桥。从这桥边上过去后,发现对岸的车子排起了长长的长龙,这是下行的时间,上行的车子不得不在对面呆着了,在这段路上跑的司机好辛苦呀。

    天开始有点暗了下来,人也比较困,就在车上睡了一会。也不知开了多长时间,睁开眼,发现天都已经黑了,从些微的亮光上发现外面在下雨。在汶川那比预计的要早点出发,本来以为可以由此早半个小时回成都,不料在都江堰还没到岷江边的公路上又遭遇了堵车。天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状况,太无聊了,车上放起了电影--《喋血双雄》,这么老的电影也放。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车子一点点的往前挪,总算可 以提起速度来了。过了都江堰,上了成灌高速,总算松了口气,总不会在高速上堵车吧。

    晃晃悠悠,到了晚上九点总算到了成都,到了白芙蓉。下了大巴,拦了半天出租,回住处已经快十点了。真累呀,明天还要上班。

    旅游旅游,又旅又游,图就一个累字,太闲了,要累一下来调济。

  • 10月28日--雨雾中的毕棚沟

    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过了七点,大巴往毕棚沟而去。毕棚沟与古尔沟在不同的二条路上,车子先往回开了一段路,在一个岔路口转向了往毕棚沟方向。

    这边的风景明显要比昨天的好了,至少看不到那些土方车,也看不到钢筋混凝土,地形也比较的险要。河道窄了,有些路段两边的山壁也比较的陡峭,山路也比昨天的要窄,这样的早晨对面根本没有车子过来,车子在山路上寂寞的行进着。

    今天的天气没有昨天好,阴天,山的上部都被云给遮住了,不过露出的半截也使众人是啧啧称叹。这样的风景才算得上是风景呀,开了一、二十分钟的路,来到了景区的入口,就是毕棚沟风景区的山脚下,它离我们今天的终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呢。接下来车子开始爬山了,过了一个个“之”字弯,我们的车不断的往上爬升,海拔是不断的提升。躲在云雾中的山不断的向我们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但也不断的把它之前向我们展现过的面目重新掖遮起来。茂密的山林、鲜红的树叶、缭绕的云雾、潺潺的流水,除了曲折的山路,看不到昨天一般太多人类活动的足迹,跟昨日的感受真是天壤之别,唯一遗憾的是天气的原因无法一览众山,极目远眺。

    七拐八弯的走了一段路,车子来到有一大片水的地方--龙王海。其实就是在这里拦了一下水,蓄成了一个小湖泊。在这个天气,这里的风景显得是特别的怡人。车子在这里作了短暂的停留,众人都下了车纷纷拍点照。今天本来气温就有点低,加之这里已经有了一定的海拔,下车后真觉得有点冷,天还下了点小雨,虽然的点不太方便,但众人还是兴味盎然。经过昨天无味的旅途后,有这么一个地方终于可以说不虚此行。由于还有新的目的地,在龙王海车子只停留了二十分钟,如果把米亚罗的时间补到这边来那该多完美呀。

    车子继续往上走,开始看到了路边的积雪,顿时引起了车上众人一阵骚动。山势不象刚才那么险了,开始走平,放眼都能看到路两边的山上白色的点缀。时不时能看到路边停了一些小车子,有人爬到边上的小坡上去拍照,今天我们的时间比较的紧,我们这种大巴是不可能如那些自驾游的人那么自由的。十点过一点点,我们终于到达毕棚沟徒步旅游区。

    到了这里,小雨还在下,中间夹杂了一丝丝的雪花。虽说是徒步旅游区,由于海拔比较高(后来从景区工作人员了解到这里已经有3700米),为了照顾一些人的需要,同时当然也是增加一下景区的买点,这里还有马匹服务,可以让人骑着马,在工作人员的牵引下在景区特定的马道上骝达。

    马有马道,人有人道。老天爷真是不作美,这小雨一下,路人有些地方就有些泥泞了,特别有路段还是马道人道一起的,时不时留有一些马粪,一不留神就遭殃了。这徒步旅游区跟昨天的米亚罗比起来还是不赖的,但对于象我这样的人来讲吸引力没有那么大,山呀,水呀,雨呀,雪呀,树林呀对于从小在山村长大的我实在是太普通了,唯一让人可以一籍的是这里的植被有那么一点点特色而已。本不大的积雪,经过了众多人的光顾,加之红叶凋落其上,看上去非常的“脏”。顺着溪流一直往里走,来到了卓玛湖,导游特别叮嘱到此地后差不多可以往回折了,否则十二点前赶不回大巴集合。卓玛湖的人非常的多,那里停留了一些马,估计这里是景区一个重要的点。我们一行人在那拍了个合影就开始往回走了。

    时间的不足是毕棚沟旅游的一个缺憾。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走一些别人不太走的路,可以深入到卓玛湖里面的山林估计会有一些更多的收获。十二点半,大巴重新出发,我们开始踏上了归途,有点依依不舍,毕棚沟这个地方要化点时间才能游出点味道来的。

     

     

     

  • 10月27日(再续)--失望的半天

    米亚罗的失望在上午的车上导游就跟大家说明了,说那里没什么好看的,红叶的区域很少,而且正在修水电站,路上也比较乱,不过线路既然是这样定的,就这么走,她说没什么好看的,但没去过的当然还是要去见识一下这个听起来象外国名字的地方到底是有何神奇,至少在这之前米亚罗在我耳里比毕棚沟有名,几个成都本地人提到我米亚罗,但没人提过毕棚沟。

    从桃坪羌寨出来,大巴继续往这条岷江的支流上游开去。这里的水电资源真是很丰富,由于一直存在地势的落差,这里隔三差五的就有一小水电, 以致河里的水流也是隔一段路就断流的样子,在水量不丰富的那些河段就有点惨不忍睹。 路上一些地方还在建水电站,总能见到一些土方车来来去去,路面也坑坑洼洼,尘土飞扬。有一点点让人心里舒畅的是过了理县后,这里的山不再是石山,山的土层估计厚了,这里的植被比桃坪羌寨那里要丰富得多,否则满眼都是石头、泥土、钢筋、混凝土那多惨呀。

    车子一直在走,往水的源头走,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到尽头。这一路上真的没什么可以让人留恋的,这里山比老家那些山的要高那么一点,两山之间路当然也要比家乡的要窄点,不过水当然肯定是没有家乡的好了,更何况到处在建水电站。当然这里的山路要长得多,山真多真长呀。就算从桃坪羌寨算起也已经走了二三小时了还没见头。唯一让人觉得有点新鲜的是这里的植被跟老家是不太相同,在这个秋天的季节很多树叶开始变黄,变红,满山是五颜六色还算有点风景。

    经过长途的颠簸,近五点才到了米亚罗山庄,就是此行的终点。这里除了有个所谓的山庄,还无法免费的进,比起一路上的风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现在可以停下来好好的看看山上到底长得哈样,令人意外的是远处还能看到山上的积雪。将近傍晚,起了风,有点冷了,加之景色也没什么可以留恋,心里就更凉了。

    天比较晚了,大家也累了,风景也不甚强,在米亚罗没呆多久,车子就回了。今晚我们要在古尔沟住宿,古尔沟在去米亚罗的路上,据说那里还有温泉,导游一个劲的鼓动大家去泡温泉,去参加烤全羊活动。温泉是没多少人理她,反正我们一行是没有人去,不过烤全羊活动倒是全车人都去了。吃完晚饭,离烤全羊开始还有不少时间,我们就在古尔沟转转。古尔沟其实就一个小村子,从这头走到那头几分钟就解决了。这里完全是为旅游接待而生的,小旅馆,小饭店之外就是各种卖工艺品的小店,当然还有一个比较高档的温泉宾馆。我很怀疑这里有多少原住民。

    近九点,烤全羊活动要开始了,大家陆续开始往目的地去,之前吃过晚饭后的闲逛我们先探了一下地点,不过我们一团人都去晚了,到那后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在那了,没有了我们应该有的位置。在导游的一阵协调下终于是在另一个地方安顿了下来,也不知那导游小姑娘是如何搞的,我们一些人就一直呆坐着看那还在火上烤着的羊,只听那隔壁传来阵阵的欢声。也不知过了多久,连天上的月亮都出来了,终于是有点了动静。给我们倒了些酒,端了些烤好的羊肉上来(在另一边烤的,我们这边的还没烤好呢),不过烤的羊肉真是不好吃,除了辣,我基本没尝出什么来,连是不是羊肉都有点迷糊了。

    过了不久,主持晚会的小姑娘也过来了。晚会算是开始,首先藏族小姑娘向大家一一献了哈达,不过红的”哈达“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是哈达吗?不知道是不是。主持人讲”洁白的哈达“时,大家一阵嘘声。接下来听了一些藏族歌曲,看了一位藏族小姑娘的舞蹈,再听了一些自告奋勇上去的人的歌喉。大群人的舞蹈开始,他们来教大家跳藏族舞,不过所谓的教其实就是大家热闹一下,教的人只有三个,而我们有四十多人,在这个场地上的不止我们一个旅游团。大伙对着那还没烤好的羊围成一圈后人与人之间根本就没有空间,举手投足时碍手碍脚。跟在一位藏族小伙子旁转了一圈,装模装样的比划了几下,顾了脚忘了手,顾了手忘了脚,没有经过什么准备,根本跳不也什么味道来,加之那么挤,我就从圈子出来了,在旁边跟其他一些没有跳的人看着别跳了。估摸着后来出来一些人以后有了闪转腾挪的空间,转了几圈后也熟练了,有些人也比较有舞蹈天赋,跳起来有点那么回事,随着音乐的不断变换,藏族小伙子、小姑娘也换了几套动作。人们一圈一圈的在不停的跳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已经到晚上十一点了。

    一天的折腾真有点困,看人家跳舞也没什么好看的,呆着有点冷,我们一行人就回旅馆睡觉去了。在河水的轰轰声中,带着一天的疲惫入睡,不知明天的行程会是个什么样子。 

  • 10月27日(续)--桃坪羌寨

     坐了四、五个小时的车,终于可以歇歇了。到了此行的第一站--桃坪羌寨。

    这羌寨有2000多年的历史,被称为是仅存于云朵上的云彩。在这里你感受不到污淖,在这里你感受不到震撼,在这里你感受不到凝重,在这里你当然更感受不到怡情,有的只是沧桑中带的那一丝丝寞凉。

    这里的建筑都是用片石砌成的,非常的沧桑但又不显凝重。由于这里的山也非常的石质,所以羌寨的色调跟周围的环境非常的浑成。历经千年的这种浑成较之现代的喧嚣是一种莫大的反差。

    这里的时间一定流逝得很慢,我们一队队的游客让这里热闹了不少,但也让这里的时间加速了,少了不少寞凉的味道。其实我一直在想象只有二、三人在这里探寻的那种感觉,只可惜那只能想象,这里象这种周末一天要接待好几个旅行团,二、三人是不可能的,甚至二、三十人也是不可能的了。

    一行人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入了山寨,人实在是多,在狭窄的过道上,后面的根本看不到前面的光景,也无法听清前面的在讲些什么,有时几个团的人混在一起的时候那就听别团的导游了事。其实这些个地方也没什么好讲,没什么好听的,发点文字资料让大家去领略要好得多。一伙人经过一些窄窄的,时而黑黑的过道之后来到一座碉楼民居前,进去时每人化了5元门票。

    进去除了感受一下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其实象这种地方在当地肯定是富有人家,其祖宗以前肯定也是豪强大族,其生活在当地应该没什么代表性),最主要的还是去爬碉楼。上了人家的阳台式房顶,发现对面房顶上好象有一对新人在拍照,来这种地方留纪念是不错的主意。回过身来发现眼际有二座碉楼,有一座就在眼皮底下,上面有人在那摆各种造型。对于成群的游客来说,这房顶实在是太小了,在这里拍张照照不到别人是不太可能的。四周顾了一圈,也没什么可以感受的,然后就爬碉楼去了。 手脚并用,通过好几个短梯子,折了好几圈,上到最顶上。视野开阔了不少,这时眼下那房顶就越显得小了,仰望一下边上的石山,山本身离山寨就不甚远,其与山寨同质的色调在眼前显得很有压迫感,在碉楼上并没有以前那种上到高处时心旷神怡的感觉。事后想想在这里找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实在是找错地方了,这碉楼以前是用于军事用途的,在上面守望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太心旷神怡。碉楼上地方很狭小,二个人时地方就已经不太宽裕了,下面时不时会有人要上来,为了给别人腾出空间,在这呆了没一会就下去了。

    一阵的爬上爬下,出了身汗,穿着厚衣服显然有点热,背上的包也觉得有点重了。找了个地方歇了会,又上到了这家人家的另一个屋顶,刚才那对新人就在这拍的照,这里基本没什么人,刚才那对新人已经不在。对面房顶上有人在写生,这些人真会选地方,环顾四周发现对面另一座碉楼的实出部也有一位女孩在写生,他们面对的都是我们这边的屋顶及刚才我千辛万苦爬上去的碉楼,看来这个地方的确是有点来头。

    这边逛得差不多(当然有很多人并没有上到碉楼上去),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到了另一所民居--杨家大院,据说很多电视剧在这儿拍过,我很少看电视剧所以也说不清眉目。不过这里没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没有碉楼那种有特色的东西,剩下的只是在人家的木屋里穿来穿去,所谓的大院其实也不甚大,对于庞大的旅行团来说更觉得小。至于全山寨供水系统的中枢又看不到,即使看到了也无法窥其全貌。这边的5元钱没碉楼值。

    逛了这二个地方就接近午饭时间了,到吃饭的地方一探,还没到我们,游玩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们团要到12点半才轮上午饭,大家用包里的东西填了下肚子,就在山寨的小溪边等待午饭的到来。在有水的地方也少不了写生的人,有山,有水,有桥,有人,写生的好地方,旁边桥上三五拿画笔的人显得这里成群的人们有些多余。

    吃过了午饭,大队人马重新上路,失望的米亚罗之旅开始了。

  • 2007-10-30

    游游记记(一)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出差到成都,除了吃得好之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到处旅游,这儿去个地方虽然比上海附近转个圈要远要累,但也比那些小镇有去头。二个月前去了趟青城山、都江堰,那一次只一天时间,行程相对也比较简单,而且这二个地方知道的人也多,写起来也不太新鲜,所以当时就不写了。

    上个周末二天的米亚罗-毕棚沟之旅情况就比较复杂了,当然也比较的累了,到今天才回过神来,现把那二天的经历补上

    --------------------- 

    前记

    之前一周,有二个选择在我们面前,一个就是去米亚罗-毕棚沟二天行程,一个是去海螺沟三天行程,鉴于三天那个实在太化时间,大家都决定选择二天的那个。介绍上讲目的地有“小九寨”之称,这个季节是赏红叶的最佳时节,而且可以体验什么少数民族的风情,不过气温可能会比较低。由此出发前几天,准备了一些装备

    10月27日

    去米亚罗-毕棚沟走的线路跟到九寨沟有一大段是相同的,据说有些路段是分时单向行驶。旅行社的人告诉我们说必须在中午以前通过某地,否则就要被堵在路上白白耗掉一二个小时,由此大巴要早点出发。所以一大早5点没到就起床了。好久没有如此之早的起来,不过最近生活过得比较悠闲,稍微起个早也没什么大不了。

    清晨5点45分大巴从白芙蓉宾馆出发,一行有32人,我们一伙10个,另一伙11个,余下的三三二二10来个。起得的确是有点早,上车一晃,眼皮就耷拉下来了,外面的天还是黑的,看来大家都没怎么睡醒。最初的一个多小时多数人都在睡觉,即使没睡的也发不出什么动静来。

    过了七点,天终于是大亮了,导游小姐试图调动一下大家的情绪,不过似乎大多数人都没什么精神,即使有点精神的,她也不定调得动,比如象我这样的人。车子在只能容二辆车通过的公路上沿江上行,过了九点车厢终于是有了些动静,车的电视也开了,人们也开始从清早的疲惫中颠出来了,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外面的岷江由于上游电站蓄水的缘故,水流并不急,二旁的山也甚没特色,只是江上的石头看起来越来越大才让人觉得此行我们是往山里去。

     经过了阿坝师专对面一段很艰险的路(此地常塌方,这就是常常堵车,以致要分时单向行驶的根源)之后,车子到了汶川县,过了汶川,离我们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桃坪羌寨就不远了。

  • 2007-10-12

    又回成都了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又回成都了。前二天就回了,只不过一直没上网所以今天才上来报到,在这可能要呆到年底了。时间的确有点长,不过这里的生活质量还是不错。

    下面还是断断续续的发些读《国史大纲》的小记。

  • 2007-09-21

    回来了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经过一番折腾,又回到公司上班了。

    在成都生活过得很舒适,有点乐不思沪了。不过后来几天那笔记本出了点问题,任务管理器里CPU占用也不高,但就是发热量大得很,经过一点点不太激烈的动作后就自动关机了。但那个工作用的系统倒是正常的,就是下班后无法上网。不过看看也快回了,所以也就没去管它,就是那些天少发了一、二篇读史小记而已。

    回是19日回的,回以前老担心会不会被台风给阻了,回不来或是被放到别的地方去了。不过很出人意料的是那飞机居然正点飞,看来当时这边的机场还是能起降的。到了浦东机场一点台风的迹象都没有,连地面都不太湿。只是后来往浦西走才渐渐发现下了点雨。

    回到家已经快十一点了,还好一个多月没住的屋子变化不大,稍稍擦擦,洗洗就可以上床睡了,夏天睡觉就是方便。

    昨天休息了一下,今天正式上班,不过“十一”后可能还要成都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