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9

    游行我没去 - [胡思乱想]

    Tag:生活

     

    周六晚饭的时候,一位高中时的同学打电话问我游行去了没有――那天游行的短消息我曾发过他一个。我说我没去,比较令人吃惊的。其实类似的事情我六年前就已经做过了。99年那次,高中的另一位同学问我去了没有,我也说没去,他说我变了。

    我是变了,但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没有变。

     

    网上抵制日货叫得这么响,那以前干什么去了呢?日本人干事也又不是今年才起,只是今年比较嚣张而已。其实很久以前,我就已经没买过什么日本人的东西了,只在当年买过爱华的Walkman(只能算准日货),还买过一堆忘了什么牌子的软盘(有可能是日货)。当年配电脑,装机店没有我要的牌子的光驱,当时单子上除了几个不太知名的牌子外,还有一个就是索尼的光驱。当时跟店里的“装机小姐”两个人在单子前踌躇了半天,就是没有提索尼的光驱,最后选了华旗的爱国者(她也居然没有提索尼的光驱)。买手机,对索尼爱立信不作二想(但也没有支持国货喽)――爱立信跟索尼合作实乃一大失策呀。除非市面上除了日货,其他的都不太好用,现在消费一般对日本人的东西是抵触的(我现在连他们牌子的方便面都不吃呀)。

    但真的有如网上那些人那样列出一堆长长的名单,然后说以后就不用这些东西了那真是无稽之谈。比如说买相机、数码摄像机,还是得考虑考虑日货。比如如果我中奖得了一个索尼或东芝的笔记本,我当然会用它(自己买无论如何也要搞个IBM或是惠普的)。比如一个房间里有一台老旧的日立的空调,在三伏炎夏之日你开是不开,当然要开的喽――哼哼,我以前的公司就有一台啦,当然自己去买肯定不会买的(所以电视上那种广告也不要播了,对我是没用的)。比如有初识的朋友请你吃日本料理,当然还是要去,可以事后告诉人家你是“抗日”的。

    抵制日货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实在是没什么意思,日货当然是要抵一下的,但生活还是要过。实际上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结,一种潜意识,这是细水长流的东西,不要现在形势紧张了就叫嚷嚷,以后“中日友好”了就又哈日起来了。现在听到日语歌心里都会有一种恶心(大家达到了这种境界了吗?)

    并不是不赞成现在搞什么大游行,作为一种强烈的表达也是需要,也需要有人作出那样的反应,但我只会用我的心来支持这样的行动(但砸东西的不支持呀)。

     

    十年前,要我选择做公孙杵臼还是做程婴,我会选择公孙杵臼,而现在我会选择程婴。但永远都不会做屠岸贾,也没有能力做韩厥。

     

  • 2005-04-15

    抉择(九)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126  J公司

    经过上一周的“劳碌”,人有点“累”了,所以本周简历发得也少,主要是那一阵看得上眼的,能够让我有条件发的地方基本都发得差不多了。看来要沉寂一段时间,也要好好地思索前一段时间的得失。

    就在我准备“歇”一阵的情况下,在25日那天拿到了A公司的offer,同时而来的是J公司的面试通知。

    由于已经有A公司的offer在手,所以到J公司这一天是很轻松的。J公司在浦东,它所在的路在地铁二号线附近,但从地铁站出来后要走多远,从给的号上是看不出来。几年前曾到浦东一家公司去面试,坐车到了某条路,一看号简直要晕倒,那边是小号,而目的地是大号,浦东那地方,一条路可以上到几千号,从这头到那头一般都爆长,那次坐Taxi差点把起步都化掉了,而且差点迟到。鉴于几年前的教训,这一次出来得比较早了。地铁站一出来,跑到路上一看,原来就在地铁站附近,前面走不了多远就到了。又来早了。那一带还不是很荒凉,能走的地方也还算比较多,在路上居然能三三二二的看到一些老外,就是路宽了点,穿人行道的时候要走半天才能跑到马路对面去。路上实在太吵了,车太多,而且风好大(浦东就这个不好),跟A公司附近不能比,没什么好走的。所以提前了二十分钟就进去了。

    去得是早了点,他们还没有准备呢,有点象不速之客一样,照样是填表,也是没有做题。现在出去面试,没有做题的一般会另眼相看点。好象他们比较忙,我这个应聘的属于意外情况。我填好表后,就在一个小房间里坐着等人来。隔壁有一个在应聘大区经理的,听他们谈得好欢,应聘的那个人MBA在读,认识里面的人,听起来他跟里面某人以前在同一家或同一行做市场而认识,是推荐进去的,推荐的那人在公司里好象也是很有业绩的人,人家公司也比较相信他推荐的人,所以没谈两下就直奔待遇问题了。看来人际关系也很重要呀。

    从来以前在网上的招聘启示以及听隔壁的谈话大概有点知道这J公司是干什么的了。J公司据说是某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他们的业务是比较的诱人的,属于只有大公司能做的那种,软件不是他们的主项,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

    过了好一会,进来一个长得比较魁梧的人,说事情比较多,来晚了表示谦意的之类。然后就开始谈。上面说了,软件不是他们的主项,在谈话中又了解到这次他们招的人做的项目也不是他们的主项目,只是他们软件部的一个“旁门”,在那个“旁门”里用的还不是主流的技术,是旁门里的非主流。看来要找到有那样背景的人也是比较难找,我所做过的只是与他们做的东西有点瓜葛,也没有完全地接触过他们用的那些技术。然后问我在原来的领域所学有多深,因为当时有A公司的offer在手,而且我当时对于原来的那一套技术已经没有多大兴趣,准备技术转型了,所以对于他的这个问题没有舍我其谁的回答。只是表明了一下我所学的时间不长,所用的有限,没有把“但是”给抛出去。所以看来他对我兴趣也就不大。由于双方都没有很大的兴趣,所以没多久就出来了。

    现在回头想想,做事情不应该那样的没始终。当时虽然已经拿到A公司的offer,但一切还没有着落以前不能那样大意。后来果然是好事多磨,也不知是中途出了什么差错,A公司居然没有收到我对offer的回复,一星期后他们人事部打电话来问我怎么没有回复才匆匆忙再补回了一封,看来在中国通过网络办事还是不太牢靠呀。

     

    20041211   R公司(没有成行)

    这个时候已经在新公司(A公司)上班了,周五下班以后,居然有个电话要我在周六去面试。是R公司,那封简历现在记得是基本是与HAZ这些公司一起发的,不知为什么消息来得这么晚。R公司也是做对日外包的大公司,比Z公司要有名得多,但一是由于前面Z公司的影响,当时对这种公司兴趣不大(虽然从招聘启示上看他们招的人比Z公司要求高一点);二是由于在A公司上班的短短几天里对新公司比较的满意;三是前面X公司的原因,对于周六面试有点反感。所以当时在电话里就说自己已经找到新工作直接回绝了。

    ()

     

    至此这个《抉择》系列写完,回顾了一下自己去年艰辛的跳槽经历。因为对于后来新找到的工作比较的满意,所以现在读读其中的文字,想想当时的情景是比较的轻松。现在写出自己一个多月中所见过的众生百态,与大家共勉,希望对于要找新工作的朋友有所借鉴。

  •  

    当时连11点都没到,到下午一点半还有二个多小时,有点发愁到哪去打发。不管了,消磨时间的本事还是有的。先慢慢地走出来找个地方吃顿饭是正途,其实那一带说熟也不是很熟,只是几条大路熟一点。走呀走呀走,为了消磨时间,特意跑到比较远的地方吃东西。天气很不错,几次面试都是好天气,每次都可以用散步来消磨时间。绕了个大圈子,从另一条路往回走时还有一个多小时。走到半路到路边的报栏看看报纸,发现没什么好看的,路边还发现一个标着“复印1角”的小店,好便宜呀,在我住的那边复印全是5角一张的,进去印了几张身份证复印件(下午要用)。附近还发现有一中学,隔着围网看到中午的时候有几个人在踢球,有点想念大学时代。这附近实在是荒凉,路上走过的人没几个,车也很少见,只能看到三三二二的有几个中学里的学生经过。并不是耐不了荒凉,但这种钢筋混凝土式的荒凉实在是令人提不起神。眼前有几棵大树,或有个草地,有个花坛也是好的,真没劲,所以这个散步的速度也是比较快的,回到原处还有近半个小时才到1点半。到了上午的地方,原来已有人在那呆着了,看来大家都是没地方可去。

    现在还是中午休息时间,几个人就在外面走廊上乱走,随便看看走廊上贴的告示。有一个告示引起了我的注意,是欢迎本公司员工推荐亲属呀、朋友呀进去的,还标明如果录用可奖励多少等等,心想这公司找人也找得大了,里面是不是“结党营私”呀。大概到了时间,出来一个MM――就是上午监考的那位,领我们进去,把身份证、毕业证的复印件给掉,填了应聘表,然后大家就又坐在那等。数了数,上午是一大帮人,现在只有六个人了。

    到了2点多,终于有动作了,六个人被领到了上午考试的那间房间,一个自称是副总经理的人跟我们介绍公司的基本情况,并接受大家的提问。那个副总也真是邋遢,你穿着随便点也就算了,但一个头发总归要整得好点吧,也不知多久没梳过头,而且头发直发光,气质上很有点象我大学毕业那年带我做课题的老师(后面的一些谈话我基本上判断他应该是兼在学校呆着的,至少也是有很大关系)。一上来就给我们灌迷魂汤,说明公司的规模,又是“上海市的十大”,又是评为“**强”,每年从上海某名校要招多少人,每年要有多少人送到日本去培训。我旁边的几个人已经被他说得心痒痒了,我始终是笼着双手,有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说公司的前景,他说公司每年要从日本接到很多很多的单子,说现在他们的问题是单子多得做不下,反正前途很是“光明无限”。说他们公司的经营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人家有什么单子就做什么,然后说他们公司的软件工程水平有多高,有CMM3了(真高呀)。然后叹了一口气说现在中国的软件产业如何如何,有种真理掌握在他手里的感觉。这一下我就对这里产生了厌恶之情。

    终于介绍完,下面问我们有什么可以问的,看来没有什么人有什么迫切的问题要问,他居然点名问我有什么要问我,看来他也注意上我了。我很直接地问招我们这些人进去是干什么的,他们公司的开发方式,以及进入他们公司对于个人发展有什么好处。做外包的大公司都是正规软件工程的极端崇拜者,这跟我的世界观是严重冲突的。但世界观归世界观,生活归生活。如果他不以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来说教,本也不跟他顶的,所以接下来的谈话有点僵。最后让步的当然是我,最终以他的苦口婆心结束了我的一堆问题(把我当成了那些研究生刚毕业的小子了,可知我是在外面跌爬滚打了几年而且是有思想的人!)。

    大概已经快3点了,下面是个别面谈的时间。几个人又回到当初呆的房间里,除了一位MM(因为女士优先,她先面谈)。我大概是第三、第四个轮上的,因为前面有过一轮交锋,所以这一次我也收了许多,等他出招。气氛比较的深闷,听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侧着头一边听我讲,一边翻着我的简历,心里对他又是一阵厌恶。本想跟他再理论一番的,但看起来此人对业界最新的一些思想了解得也是甚少,更别提会领悟我扔出的“唯物批判”了。所以也没有跟他再进行深一步的探讨。后来他出一道题,我用比较技术的方法解决(我一向来解决难题比较的有技巧性,有时很另类),但他不满意,他给出了他比较学术性的解法,然后比较沾沾自喜地对我说这样解是正解,虽然对他的解法也比较的佩服,但他好象一点都没能体会我的解法的精髓与深意。可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面谈得有点不欢而散,我的面谈在六个人中可能是最短的(后面的不知道,前面几个时间都比我长)。

     

    回来的路上,心里是很不平静的,面试到现在,还没有从来一家会令我如此之反感。这个时候有点体会到所谓的企业文化了,我跟Z公司可以说是格格不入。而且比较令人寒心的是那位副总的一些思想使我想起目前中国的一些现状――在其位者思想僵化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还一直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这次的面试也是促使我写《软件的沉沦》的原因,要说的话实在是很多很多。

    至于征程启示,这次实在没有什么可启示的,从面试的角度讲,这一次可以说是完败。

     

  •  

    20041118日 Z公司

    从上一个周五开始的W公司开始,一连面试了三天。我17日回公司那天,同事们以为我已经搞定了,以为以后不去了呢。不过这一下大家都知道我走是早晚的事了,这使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研发部境况是雪上加霜。

    1117日那天一早上班,打开邮箱一看,发现有一封面试通知的邮件,是在前两天收到的,面试时间是1118日,赶紧地回了个信。看邮件可以看出又是一个大战役,点明了带纸笔,还要带证书呀、证件的。MD,当年我毕业时找工作也没带这些东西面试过,这Z公司是何方神圣呀――很多简历发过就忘,都不知道发到些什么地方去了。

    Z公司虽然离住的地方比较的远,但那一带还是比较的熟悉的,所以去的时间也就没有前几次有些那样的离谱。基本还是比较的准时的到达目的地,不过到了那地方后有点皱眉头,那附近在挖路,整条路封了一半,满天灰尘的,公交站点都有些调整过了。连我去的那幢楼也在凑热闹,搭起了脚手架在搞外部装修。按图索骥找到了地方,发现也有几个人在那等,应该是“同党”,一会就出来一个女的,把我们几个人带到另外一个房间,我的天,这里原来还有一帮,原来我们几个是来得比较晚的。

    最后大概有二、三十个人吧,毕业到现在参加的应聘中还没碰到过如此“壮观”的景象。那时就已经有预感今天我来错了。后来的事情是一件件的验证了我的那个预感。

    时间到了就开始笔试,主持人下面的一席话又让我是一惊:笔试分两场,前一场是智商测试,后面一场为程序编码测试,通过后下午面试。从前也听闻很多同仁们出去的时候碰上那种做智商题、心理测试题的,不过我倒是第一次碰到,而且如此之多的人一起做。对于那种测试,我向来是比较自负的,不过也许的确是年龄“大”了,那天竟没有“如期”的提前很早地把它给解决掉,等我解决完后大概五分钟,规定时间也到了,不过发现在场的有不少收试卷的时候还在飞笔喽。

    居然没有让我们休息,接下来就把程序题发下来了,而且有个规定非常之不爽。叫我们不要在试卷上写东西,所有的东西都写在答题纸上――这张试卷以后还要用的。前面做智商题时还说得过去,题目一般都简单,而且很多题就是凭脑子想的,不用动笔;后面的一场有时不免要画些东西,难道也乱七八糟地写在答题纸上不成。不过题目一下来就让我打消了上面的顾虑,都是些什么呀,除了选择,就是填空。题目的行文明显不是汉语的味道,中间还歪歪斜斜地夹着几个有点怪怪地笔画,虽然不懂,但也能看出它是日文了。题目看来基本是从日文硬翻过来的――那种根本不懂专业术语的人翻的,这种人看来其实语文也肯定是没有我学得好。

    这会儿已经有点想起来这家是什么公司了,当时51job上招聘启事上基本是没提什么条件――除了有个工作经验年限,是对日外包的。当时本是不太想发简历的,前面面试过的D公司与X公司其实也是接日本人的单子的,看到了这些公司的一些现状,所有当时基本上在51job上看起来有如DX那样的公司就放过不理了。但那天它们的招聘启事一个条目:欢迎应届研究生加盟,让我顺手向他们发了简历――看来这家比较特别点,跟研究生同场竞技一下也是比较刺激的。

    第二场笔试,使我对做外包的大公司印象极差。可以十分肯定地说,如果以我那种途径进去的,对于个人的发展前景来讲绝没有在DX这种公司好,尽管在短时间内薪水肯定是高点。在那做题越做越憋气,他们招进的人以后要做些什么呀,这种题老子我在大学时就能搞定了,想起现场居然有些研究生也在做这些东西就让我有点直冒汗。冒汗归冒汗,既然来都来了,题还是要做的。三下五除二,一个半小时的题,一个小时不到我就交卷了。走出那房间,走到走廊上吸了把新鲜空气,正犹豫下面到哪去,是不是马上走,只见这时从里面跑出来刚才监考的MM,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当然是有时间喽,都请了一天的假了,哪会没时间呢?然后让我下午一点半回到那面试。MD,动作倒快嘛,我刚一交卷,就跑出来通知了。当然要去喽,再怎么样这也算是家大公司吧。

     

    (待续)

  • 2005-04-12

    抉择(七)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116日  A公司

      最具重量级的出场了,A公司就是现在我在的公司。

    抱着一种很复杂的心情从H公司回来,不久就接到了A公司的面试电话。然后那天下午不得不爬上MSN再去请了个假。现在有了网络真是高级呀,连请假都是网上来网上去了。

    公司的地址也是某某路一个大号码,实在不知号是从那开始数的,从这一头数跟从那一头数,这个距离可以相差十万八千路呀,怎办呢?又只能“放长线”了。取了个路中央的距离算了算,看来第二天吃过中饭后一小时内得动身。

    中午的车一向是开得飞快的,现在上班坐的这趟车中午的时候在路上所化的时间有时差不多是平时上下班时的一半。下了车,看了看号,发现大号在这边,那应该走不了多远就会到,今天又是早了,那就慢慢走吧。这附近跟D公司那一块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里无论是人还是物都是比较的养眼的,那天阳光也是非常的好,风也不大,再没有比那种冬日的中午更宜人的了。慢慢溜,结果还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早得多到达目的地,还是象以前一样,先抬头观察一下大厦,时间早着呢,再往前走吧。

    面试的时候早点到有个好处,就是在你还没有到那工作之前就可以摸清那里的基本情况,比如附近有什么地方买早点的啦,有那些银行、邮局啦,有那些公交车通的啦,如果以后骑车上班的话,从哪些小路穿可以大赚啦。甚至有时如果比较空的话可以研究一下几个路口的红绿灯的规律,这个实际上很有学问的,我现在上班可以把自己的步行速度控制在只“吃”到一个红灯。

    那附近大体的路况、公交倒是一直比较的熟悉的,旁边纵横的几条路环境都不错,走了个长方形然后回到了原处,时间还有二十钟,差不多了,等上楼后也就十五、六分了。

    进去先填了张表,居然没有做题,很是出乎意外。表填好后来了个人,也不知是什么职务的(后来认识是J),然后就开始聊了。进门来没做题已经比较的意外,一开始聊又是一个意外,他拿出我的简历指指一个地方说,这里写错了吧――真该死,居然把我在cnblogsBLOG地址拼错了(完了,那一阵发的一堆简历好象地址全错了,这种“个人基本情况”一般是到处复制、粘贴的,其他的肯定也逃不了)。不幸中万幸,J是常常要逛cnblogs的人,所以对于这种低级错误能“免疫”,他已经看过我在cnblogs上的BLOG了。

    所以大家的话题就从我在cnblogs的文章开始,我本身就是一个所学甚杂的人,那天天马行空地讲了很多方面的东西,很多太具技术性的东西这里就略过不谈了,投得很投机。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要我在那等一会,估计是下一关了。果不其然,这次进来一个年纪稍大的,是公司的技术总监。现在已经有点忘了,跟他聊些过什么东西,基本情况是差不多,技术方面刚开始好象也差不多,不过没有跟J聊的时候那些的开放,不能把自己表现得“万金油”。然后就是他简单介绍公司的基本情况。谈得也是比较的轻松的。最后问我如果要我的话,什么时候可以去上班――这个问题在D公司、X公司问过,L公司忘了问没问过,而W公司与H公司都没有。最后确认了一下联系方式就出来了,给消息的时间是一周(不过后来是超过一周的,所以一度以为这里已经没戏了)。

    出来后还是比较的欢快,应聘到现在感觉从来没有如此之好过,没有做题的情况下能聊得如此之好,真的很意外。

     

    征程启示:多写写文章还是很有好处的,无论是技术文章还是非技术文章都一样(不过最好不要把BLOG的地址给拼错了,不会每次都会象这次这样运气这么好的)。

     

  • 2005-04-08

    抉择(六)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115日  H公司

    虽然在W公司的历程比较的令人痛心疾首,但过了一个周未心情就好多了。H公司离我住的地方比较的近,坐车只要半小时。但去以前只看看门牌号不是很确定具体在什么地方,为保险起见去了早点,下车后才发现原来就在旁边,他讲在什么什么的旁边也不用我费这么多心了。下次谁要约人家面试呀,或者干什么的。千万不要只说**路**号,最好说明近**路口,或**有名地方附近。

    比较早嘛照样只在外面转两圈,不过不象D公司那次提前那么早,所以只走了一会就上楼去了。进去后又是做题,真是烦死了,面试到现在只有X公司是没有做过题的。

    不过那一次那些题对我来说真是小菜一碟了,全部撞上了我的“顶门”――我最为擅长的地方了。关于语言方面,它所考的内容我在一年半前就曾作过深入的“研究”,当时还专门写过一篇文章,这一下轻车熟路,把它写得是圆圆满满,还写得认认真真的――好久没写过那么好的字了。数据库方面因为上一次在W公司面试时犯了很多不该犯的错误,所以在周未的时候巩固了一下,加之那天特别之小心,所以不但是顺利完成,而且写得是极其之严谨――有点怀疑我那天写的东西根本不用debug可以直接运行。

    笔试到现在从没有如此之顺利过,完成后坐在那填好了表后好一会,才有个MM跑过来问好了没,我把试卷和应聘表全给她了,她以惊异的眼光看着我。好一会过来一个人面谈了。

    照本宣科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一些情况,那一阵常常面试,所以口才也变得好了许多。进入了技术环节后基本也没有问倒我什么东西。交谈中慢慢地了解到他们公司的一些情况,他们做的东西在业务方面是我的老本行,这一点看来他是非常之满意。他们所用的技术比较的“原始”,我以我的“理性”分析对他们所用的技术进行了一下“点评”,看来他也是比较的满意――比起大街上一些乳臭未干、满口雌黄的小子强多了。

    他看了看我做的题,最后谈到了待遇。因为有W公司做底,而且那天无论笔试与面试都非常之顺利,所以开了一个比较高的价格。他再看了一下我的简历与试卷,然后说过两天给我消息,说要与技术部的人商量商量。当时我点纳闷,难道他不是技术部的人不成――跟我侃了那么久的技术,也没多想,寒喧两下,握了个手出来了。

    在外面等电梯的时候怱然间恍然大悟,这次十有八九是没戏了。他是不是技术部的人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在技术上没有决定权,他无法自己来决定要不要我那样技术水平的人。我表现得太优秀了,他们要不了我,回来后当然就没有过关于H公司的任何消息。

     

    此次征程的启示:当你面试得很顺利的时候一般有两个结局,1)恭喜你,你成功了;2)你没有成功,但也没有失败,是你错了。

  • 2005-04-05

    抉择(五)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112日  W公司

    这一天开始的一周之内是我去年面试的高峰期,一周之内一连四家,那一段时间发的简历成功率可真高呀,我后来的新工作单位也是在那一周中面试的。

    W公司在业界也是有点盛名的,而且跟MS有点渊源(不过现在我发现我现在的公司跟MS也有点渊源,尽管没那么深,MS真是百足之虫呀),前一天接到面试电话时是有点吃惊的。当时发简历时也没有很在意,它在51job上的招聘条件是比较低调的,不象有些公司动不动开出来一大堆条件,所以就寄了简历。

    时间是在中午,本来的打算是进去完了后出来再吃饭的,到那边后发现自己错了。照样是做题,而且是做大题,不象以前碰到过的半个小时或十几钟就能搞定的那种,给的时间是90分钟。这下苦了,饿着肚子做题这个状态会好吗?

    一上来就是算法题,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这个东西根本就是难不掉我,这是老本行了,想当年在DFW的时候,在数据结构版可是赚了不少分的。比较烦人的是不能用伪码,费了点周折,写了密密麻麻的一片终于是搞定,那些DX们应该能看懂我写的东西吧。接下来的一段有点晕,有几个当时一点概念都没有,回来查了查资料才恍然大悟,原来只是一些高级里的基本东西而已,这个时候有点吃到基础不牢的亏了。中间有点搞,再下去碰到了强项,数据库与系统设计。最后的C++我是用OP的概念去做的。应该说做下来的感觉当时还是不错的(事后就不太对了)。90分钟的题基本上到了5060分钟的时候就大家都交得差不多了,不过也有几个是到了90才交的。

    这时大家好象都饿得差不多了,这时过来一个人说,大家先去外面吃点饭,半小时后回来。一下呼啦的走了一大片,我当然也得出来填填肚子,也下来了。在电梯里碰上一位刚才一同参加笔试的MM,好象是学生,说考些什么都不知道,空了一半,下午不来了云云,下午果然就没有再出现,当然不止她一个没出现。

    出来随便吃了点蛋炒饭,回去后已经有开始面试的了,发现有点失算,面试的顺序是照交试卷的顺序来的,早知如此,当时做好后也不坐在那发呆了。

    大概过了二、三个小时才轮到我,面试我的那个人以前的公司与我当时所在的公司居然有业务往来。听完我的介绍,他第一句话就是我的经历跟他很象――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这句话在面试过程中好象不止讲了一次。跟他以前的公司有渊源嘛,总归要提提他们公司的产品,在这种地方谈得还是比较投机的,不过只是比较投机而已,实际上事后想想还是有一些不尽完美的地方,有很多没有深思熟虑的地方。中间一大段的题没怎么做,他也知道我不是科班出身的可能所以也没深究,对于我做的那份题,他最感兴趣的居然是那个架构设计,说与他以前公司的某个产品很象。

    跟他套近乎套了好一会,后面出问题了。问我数据库是不是比较熟,这个当然也算是有点熟的,然后就拿出我做的题给我看说这题有什么问题。当时不知怎样有点迷糊了,因为在笔试过程中对那几题数据库的我是把握最大的,也是最快速度完成的,所以想也想就下了肯定的结论――其实他既然拿出来据探讨那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不前面套近乎套坏掉了,一个突然袭击就倒了。

    后来当然就是回来等消息喽。出来以后更郁闷的是忽然想到可能另一道很简单的题也可能犯了个小错误。这次应聘怎么把我的一些坏的方面全展示出来了呢?

    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一直在想他说的我的经历跟他很象那句话,忽然有点明白那天为什么出了那么多的差错,因为去以前根本没有把这次面试真正的放在心上。前面说了,找我面试就有点出乎意料,所以人虽去了,其实心还是没有去,整个应聘过程中没有一点霸气,没有积极向上的精神。

     

    这次征程的启示:人有时要有野心。

  • 2005-04-04

    抉择(四)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030日 X公司

    L公司回来第二天没有去上班,那天等L公司的消息,等到下午2点没等到。到了4点多后来了个电话,有点纳闷,难道现在也算中午?接电话一听,不是。对方报出了**公司(没听清),要我第二天下午去面试。

    有点奇怪,第二天是周六呀,怎么搞的。当天晚上专门上51job查了查那一段时间自己发过简历的公司地址,好象没有发现有这么一个地方的公司的,那一带的都没有。管它嘛,反正周六没什么事,去看看也可以,要去的地方坐车还是比较方便的。

    周六那天下午很笃定的去了,只要转一趟车,那天在车上居然碰上了个素质很低的售票员,嘴里骂骂咧咧的,对两个外地小姑娘口出不逊。那车是往火车站开的,车上外地人好象比较的多,全车就看她一个人在表演,大概有二、三站的样子,不过这家伙口齿听来不是很伶俐,而且一直是用普通话在骂。这点比较的令人奇怪,一般听到骂人的,刚开始用普通话,到后来不太可收拾的时候就会把上海话给蹦出来的。

    到那附近的时间还是比较的早点,对那趟车所经线路的速度是没什么概念,只在二年多前坐过一次。下车看了看号,计算一下,应该是前面不太远的地方。走呀走,走到近前一看,有点不太可思议了,这是一个小区的号码。不过只是一时不可思议而已,马上就回过神来的,这里的楼房应该是叫什么的商住两用楼的(好象是叫这个名字,前年去面试过一个地方也是这种的地方),这次看来也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在这种地方办公的我一般看不上(当然自己人除外)。

    向门卫打听了一下*号楼是哪一幢,然后就提前那么二十分钟的进去了。到了门口一看,也是没有接待人员的那种,自己探头往里看看,敲敲门说明来意。周六里面还是有三个人,地方比较的小,电脑不超过五台,好象比起D公司来还要寒酸点(D公司的办公地点好歹是正宗的写字楼)。

    面试的时候就两人,一个男的,好象是技术方面的,一个女的,好象是人事、行政方面的,大家一起聊的。有了前面L公司的打底,这次是比较侃侃而谈的,出来后都有点觉得很意外,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的健谈了。在面试过程中看到我对面放着我的简历,就是51job上的那种格式的,页眉还有51job的标志的,这下明白了,这家公司自己根本没投过简历(很久以来我已经不直接用51job发简历了,一般是收进“求职工作夹”后自己照上面的email地址投的,因为这样的有针对性点),是他们找上我的。面试过程基本印证了自己的一些判断,这就是一家为项目而生的公司,而且是刚成立的。应该来讲,以我的水平来讲肯定是胜任的,所以没怎么谈就到了关键的部分了,待遇问题。我报出了一个数,比L公司的还高,本就没什么兴趣,当然要吓退他们喽,果然,他俩说要等老板来决定,叫我回来等消息。

     

    征程启示:非正常时间叫你去面试的,除非是熟人或盛名的大公司或是本是业界惯例,一般是浪费时间。

  • 2005-03-31

    抉择(三)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028日  L公司

    这一次的地点也是比较的远的,也是我不是很熟的地方,也得看一下地图找找公交车才能去得的。不过这一次的时间就算得比较的准了,基本提前了二十分到那而已,上楼找了好一会(那个号比较的难找),等我到公司门口时也就提前了十五分而已了。

    照样是做份题,拿到手后有点晕,好象考的东西比较的系统,比较的高阶,而那一阵刚好是我才大规模的接触.net不久,那些东西的概念我都有,都要把它们写出来手边没有资料还真办不到。反正写得是比较的乱七八糟,加之本人一向来比较的龙飞凤舞点,所以写的东西好象有点无法看。看来这次是没什么戏的了。

    做好题后几分钟进来了他们的技术部经理,开始真刀真枪的了。前面当然还是一些基本路子,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啦,然后渐渐地开始往技术问题上去了。一进入技术问题,慢慢地发现他简直是深不可测。我们谈话过程中他一点一点的把我的一些东西给引出来,而且每一点都会让我觉得自己所学实在是非常之浅。面试到现在,从来没有象那天那样感觉自己非常之渺小。虽然自己也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是缺欠的,但当时好象是发现自己有点一无是处了。

    不过他最后的一个总结对我以后的影响非常之大,他的结论是:我知道的东西很多,比他面试过的很多人知识结构要全面得多,但没有.net的实际经验,所以那份题做得是比他面试过的很多人都要差。基本上这一来有点位置感了,因为一直以来对于自己处于什么样的水平有点迷糊,因为是半路出家的,而且以前的那家TW公司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一拼的人,虽然在DFW论坛里曾混得不错,但那种地方是算不得准的。

    好象是过了他这一关了,过了一会要我去见他们的总经理。已经记不太得谈些什么了,好象比较的生活化。因为当时有点意外,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机会再跟他们的头头谈的,所以表示得也比较的低调,后来想想可能这里有点问题,当时应该高调一点的说。

    就这样结束,回来等消息。走出大厦,走不了多远就是外白渡桥,走在桥上,阵阵凉凉风吹过,当时天已经有点凉了,好象有点冷,但天空还是有阳光。当时的心情是比较复杂,当天是周四,他们说是明天中午以前给消息,还是有明确的时间的(跟那些“以后等消息”是不能比的)。前面一轮笔试是比较不好的,不过既然见了总经理,还有个时间等消息,难道还是有希望?不过好象是比较的渺茫,后面的面谈感觉是有问题的,因为很匆匆地就结束的,肯定是那里有问题(事后想想当时好象给他自己不太踏实的感觉――没有公司会招个心不稳的人的),等消息云云应该是与技术部经理商量的意思,他们也要权衡一下,各方面考虑。以我笔试的情况来看,很悬。

    因为笔试结果不好,所以薪水开得是比较的低的,而且上班的地方离住的地方比较的远,那么渺茫的希望为什么还要抱一下呢?主要原因有二,一个是面试我的技术部经理,他是目前面试过我的人里技术水平最高的一个,从他们的招聘情况来看,他们要的人的水平要求也是比较的高,如果我能进去,在那个氛围下跟外面很多做项目的作坊式的公司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第二是当时我感觉到原来的公司有一种分崩离析之势了,所以这里有一点点的希望当然就不可放过喽。  最后当然是没等到消息,当时心里有点失落。

    世界真的是很小,今年春节前,在一次俱乐部的活动中居然碰到了当天面试过我的技术部经理,不过当时我已经到了现在所在的公司了。向他要了个MSN,现在自己做的东西跟他的一些方面有差距,而且象他那种是大忙人,所以也没跟他怎么聊过,只不过向他打了个招呼:我是***。哪天有空还是要探一下当天的情况,顺便谢谢他最后所给的那个对我的“总结”。

     

    这次征程的启示:无论如何,你身上总会有吸引别人的地方,应聘过程中每个环节都要表示出自我是关键。

  • 2005-03-30

    抉择(二)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026日 D公司

    这是去年面试大战的第一场,D公司离我住的地方比较的远,而且那个地方不熟,交通也不是很便。从地图上找了一下公交线路,至少要换车,估算了一下距离,加上转车要找公交站的时间,加上到那边后顺门牌号找地点的时间,加上总归要提前那么一十、二十分钟到那里,反正每一项都考虑得很充分,最后算下来吃了中饭就走比较的保险。

    中午的时候车子就是开得快,而且转车的公交站两下就找到了,下车站也算得很准,下来后走不了几步就到目的地了。到那边一看,乖乖不得了,居然提前两个小时到那边了,时间计算严重失误呀。抬头看了看那写字楼,数数楼层,现在闯过去肯定是不速之客喽,旁边转转吧。

    那一带不太熟,走了几下那地方还没什么可以走的。那附近也实在是太糟了,又脏又乱嘛,环境又差。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能买到便宜货,能吃到各种好口味的东西(不过可能不太卫生喽)。附近能去去的地方就是有个卖体育用品的商厦。路上还碰到几个发那种打折机票片子的“无业人员”,这种最可恨了,常常是走到半路冷不防给你递过来一张,而且递得很近,刚开始时会吓人一跳的,不过现在已经对这个东西免疫了,我怀疑现在有谁拿把刀子用他们那样的方式递到我面前我都会满不在乎的。那些卖打折机票的也是胡搞,找人宣传也不要找那样的人呀,找几个“养眼”点的好不好,反正我即使要打折机票也是不会从那种途径得的。

    转呀转,时间差不多了。提前半小时往那里走,到了D公司门口基本是比约的时间提前了二十几分钟,也是比较早的。公司很小,门口也没有接待人员,直接往里闯说明我是去面试的。只见一边一张大桌前坐着一位带眼镜的哥们,面前是笔记本,应该是这里的头头了。招呼我另一边坐下,那就坐下吧。顺便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势,有二、三个人,电脑也只有四、五台,一看就是外面那种多如牛毛的小公司,二、三个人就拉起来的那种,可能接了个较大的单子,现在吃不下要扩招。比我去年(现在算来是前年了)兼职的只好一点点啦,至少他们还自己注册了一个公司嘛。

    负责人拿了份题让我做,一看有一半不是我所长的,不过另一半还是很简单。较快的完成,照样如例的填了一张表。然后就面谈了。他们所用的领域与我所学的有比较大的差别,不过我的功底还是在的,那负责人好象也比较的满意。谈到薪水了,我有点嘀咕,怎么这么快呀,比我的预期要少一点,不过在那种小公司里是很有活力的(在我做题的短短时间里能感受得到一种大公司所没有的活泼气氛),加之当时不象后来有那么大的野心,所以也就不是很在乎――还没进去了,就把自己当成已进去了一样。

    接下来他们的项目经理过来跟我谈,那刚才谈的应该是技术负责人喽,乍一看还是吓一跳,极其的年轻,我是有点怀疑他的能力的。接下来的谈话把我对这个公司刚建立起来的一丁点好感全瓦解了,项目经理居然问我技术问题,而且还问不到点子上,对前面那个的底我是摸不太透,但这个一下子就被我给看穿他有多少货了。跟他侃到最后,我就开始有点飘起来了,反正对于他后面几个问题的我已经不照常理来回答了,不知他们对于那样的回答是认为我不懂,还是认为我太高深了,还是认为我不踏实呢?

    最后的环节是老生常谈来,要我提问题了,我当即是对于前景表示一点疑问,这种为项目而生,为项目而死的情况是很多的。他们当然是表示肯定是有单子的,客户也比较的稳定云云。

    前后一个多小时,后面也是如例让我回来等消息喽,消息当然也没等到。在技术上我跟他们有出入是一方面,象这样的公司当然不会找一个不能在技术上马上可以投入战斗的人,尽管你很有功底与潜力;薪水当然也是肯定有问题的,他们也不象找个心不稳的人进去;后面跟项目经理的一席话还是让他们见识了我的“本领”――不管他们是如何理解我的一些观点的,反正双方没有认同是肯定的。

     

    这次征程得到的一个启示是:在面试的时候,坐在你对面的那个家伙在某些方面可能还不如你(当然在某些方面肯定比你强,既然能坐在你对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