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代史学,钱穆把其分为三派:传统派、革新派、科学派。

    传统派就是在近代之前中国的史学,主于记诵,这也是中国历代史籍浩如烟海的原因。

    革新派是清末在中国多事之秋之时,为有志功业、急于革新之士所提倡。这一派后面还要深入讲。

    科学派则是深受西方治史方法的影响,其实革新派也深受西方社会科学的影响,这一点后面我们会看到。科学派与传统派各有千秋。传统派主博,科学派主专。但二派之治史,同于缺乏系统。相对来讲,钱穆先生还是偏向于传统派的,传统派“纵若无补于世,亦将有益于已”,而科学派(又称之为考订派)“则震于”科学方法“之美名,往往割裂史实,为局部窄狭之追究。以活的人事,换为死的材料“。书中对于科学派的一段论述其实是对于偏重于分析的方法论的批判,比如西医之类的东西,在方法论上至少是存在缺陷的。可惜不少人对于分析方法推崇之极,以至于不能深究其中的弊处。

    革新派之史学,在方法论上钱穆是很看重的(这一点我也很推崇),其治史为有意义,能具系统。“今国人对于国史稍有观感,皆出数十年中此派史学之赐”。但此派史学目前来讲有个很不完美的地方,“既不能如“记诵派”所知之广,亦不能如“考订派”所获之精。彼于史实,往往一无所知。彼之所谓系统,不啻为空中楼阁。”,“彼对于国家民族已往文化之评价,特激发于其一时之热情,而非有外在之根据”,“特借历史口号为其宣传改革现实之工具”,“今国人乃惟乞灵于此派史学之口吻,以获得对于国史之认识,故今日国人对于国史,乃最为无识也”。

     上面这一段实是说到我了的心坎上。

  • 本来上周末就要发出来的。不过周六到青城山、都江堰玩去了,回来后累得半死,昨天也就没有怎么上网,只能拖到今天发了。

     《引论》有十五篇,当天买回来后看得很过瘾,引论本是没什么实质内容的东西,“论”嘛本来就是有点虚的东西,不过钱穆先生的这十五篇《引论》是整个《国史大纲》的根,我读下来是多有豁然开朗之处。读《国史大纲》有必要把这十五篇《引论》先认认真真的读一读。

    今天先读《引论一》,中国为世界上历史最完备之国家,起头这一第句先把中国历史的大处提出来了。钱先生那个年代不象现在有那么多可以“自豪”的东西(写《引论》那段时间家国尤蹙)。一者“悠久”,我们现在都讲什么五千年文明;二者“无间断”。自周共和行政以下,明白有年可稽。自鲁隐公元年以下,明白有月日可详,这是我华夏文明大大别于别文明的地方,要说悠久,世界文明多了去,多有比之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者,但要说无间断,那些古文明大大不及也;三者“详密”,这里指各种史书体裁,中国古代书目分类就有一史部(经、史、子、集),中国史书之繁多可见一斑。

    接下讲了“历史知识”与“历史材料”的区别,然后人欲求历史知识,必从前人所传史料中觅取。若蔑弃前人史料而空谈史识,则所谓“史”者非史,而所谓“识”者无识,生乎今而臆古,无当于“鉴于古而知今”之任也。 这就是当前很多阔论之人之通病,

    今人率言“革新“,然革新固当知旧。钱先生此七十年前之语至今读来犹震耳矣。故所贵于历史知识者,又不仅于鉴古而知今,乃将为未来精神尽其一部分孕育与向导之责也

    后面讲了由“认识”到“情感”的问题。说那些蔑弃本国以往历史而谈爱国者为商业之爱,“如农人之爱其牛”,彼仅知身家地位有所赖于是,彼岂复于其国家有逾此以往之深爱乎!

     故欲其国民对国家有深厚之爱情,必无使其国民对国家已往历史有深厚的认识。欲其国民对国家当前有真实之改进,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已往历史有真实之了解。我人今日所需之历史知识,其要在此

    这第一篇就是讲了为什么我们现在要真正的了解历史。

     

  • 出来已经一周了,在成都生活过得还是蛮好的,比想象中好。

    不用早起上班,不用很晚下班,上下班不用考虑交通问题。吃饭问题不用自己操心,而且伙食还是很不错的。天气也没有跟人作对(当然了现在都空调,相对不太第敏感)。睡得好,吃得好,而且也可以上网。 

     尽管生活很好,但阅读还是不能停的,活到老,读到老嘛。临走前一天跑书城,去买了本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以前知道这么一本书,但一直没看到,书城那天翻到这本书犹豫了一下,这本商务印书馆出的书还是繁体竖排的,看繁体问题不大,但看竖排着实是要费点神。不过想想看这种东西也不能老如以前一样走马观花般的看,客观上让我降低一下阅读速度还是有好处,所以就买下来了。

    其实在这边也没好好看,因为天天能上网,网上实在没什么逛的话可以小看一下电视,还可以看看走前从公司FTP上下的电影消磨时间。生活比较丰富,这书看得就没那么勤了,只在每天睡觉以前看它一二页,倒是买回当天看了不少。

    要说大师就是大师呀,我读了他的《国史大纲》前面的一个引论就让我深深的折服了,反正在这边还是要呆较长一段时间,本blog老荒废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准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写读《国史大纲》的笔记,当然这个跟以前写读《史记》的小记会有很大的不同,这一次主要还是抄书为主。

    今天先抄一段:

    -----------

    凡读本书请先具下列诸信念:

    一、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为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否则最多只算一有知识的人,不能算一有知识的国民。

    二、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否则只算知道了一些外国史,不得云对本国史有知识。

    三、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抱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即视本国已往历史为无一点有价值,亦无一处足以使彼满意。亦至少不会感到现在我们是站在已往历史最高之顶点,此乃一种浅薄狂妄的进化观。而将我们当身种种罪恶与弱点,一切诿卸于古人。此乃一种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谴。

    四、当信每一国家必待其国民备具上列诸条件者比数渐多,其国家乃再有向前发展之希望。否则其所改进,等于一个被征服国或次殖民地之改进,对其国家自身不发生关系。换言之,此种改进 ,无异是一种变相的文化征服,乃其文化自身之萎缩与消灭,并非其文化自身之转变与发皇。

    ----------------------

    套用一下大师的话,凡接下来要读本人之笔记者先具上述之诸信念